有月不来过夜半

bgblgl通吃,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攻控,请勿发表任何针对攻的言论,谢谢
最难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我脑了个很丧的东西,大概是克苏鲁×九缥系列←我知道很丧病,所以就不打tag了 @吕归尘秘书 

大概是姬野小时候被人欺负,误打误撞和哪个外神灵感互通了,为了表示我对他的(hen)爱(tai)就黑山羊吧,野就很害怕,但是黑山羊说不要害怕,我对人类没什么必要是不会出手的,你可以取悦我换取你想要的,野问我可以用什么取悦你,纱布就把他改造成能那什么,生崽(咳)的躯体了,并告诉他你可以在你的世界传播我们的福音,诞生新的族群,这样取悦我。然后就神隐了。第二天一早野出门,羽然走过来疑惑地说你身上有种奇怪的气息,说不详也不能说是,但是说圣洁也完全不像,很扭曲。姬野不敢告诉羽然,...

 

three thousand times

短打,有剧透,慎点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是不想剧透的分隔线


“我做了个梦”,他握住妻子的手说,“我梦见我为了拯救世...

 

through the seven gates

忽然很想写一个故事,很雷,及时止损不要看完嫌人雷(x)


虽然使劲儿cue伊斯塔但其实并不是她的主场,只是借她的传说讲故事(。),好比标题是瞎取的。

本质瞎搞,不合逻辑或者有错的地方直接点x就好了嘛(小声)


是全员满绊的咕哒的故事(男女倒不重要,随爱好自行脑补吧),咕哒在所有的灾难结束之后,终于得以回归普通人的生活。从者们虽然都很不舍,但也明白继续留在“人类的一员”的咕哒身边未必见得是好事,于是在漫长的告别之后,从者们终于全部都切断契约,返回了英灵座,然后在一个夏日,咕哒离开了迦勒底,回归了人群。


一开始很艰难——ta在自己心里这么偷偷地对远在迦勒底的盾之少女说—...

 

我好想看玖兰爱和锥生恋出柜,感觉老母亲会先暴怒“什么?我就说当年你那么勤快肯定有鬼!真成光源氏了!”,然后会“算了儿大不中留,爱你和恋开开心心的就好,妈妈不管你了”。

话说回来这俩百合多好啊,在这世界上没人比我更像你,更懂你,更理解你,和你更亲近,我们分享一个母亲的血脉和爱,共享彼此的生命和生活,当生命给了我们近乎永恒的时间,我首要的任务就是用爱你和被你所爱来对抗它那永远的寂寞。(唐突作诗)


 

幻梦空花

你也想去巡山?


如果还屏蔽,我就要问问贵司对我是不是有意见了

 

旧梦

懂的自然懂

我是瞎JB乱写型写手,各位如果觉得OOC请拉黑我,出现bug欢迎指正,但嫑辱骂我谢谢(……)

wb认亲的姐妹我知道你在,看到的话可以告诉我是你吗


 

直到死亡分离你我

柊真奈回到家时,出门已久的小夜也回来了,她坐在地板上啃着冰淇淋,莫名看上去真的像个高中生,柊真奈没能克制自己上前摸了摸她的头发,换来小夜的“你回来了”。

两个人住的时候,房子就会弥漫散不去的温情,柊真奈从一开始迫切渴望她留下来逐渐变成希望她每次回来能多留一段时间,担心她在外吃了古物的亏时从还会偷偷哭鼻子变成如今准备好医疗器械待命,人活得愈久,对爱和家庭的概念也会不断变化,如果是如今的柊真奈 被古物抓起来的时候可能不会晕过去了吧。

说起这个,柊真奈忍不住对恋人说,小夜……如果我到了必然要死亡的时候,你就把我吃掉,房子就留给你了,可以吗?

说什么傻话呢。正在洗碗的恋人甩干手走出厨房,把她的头...

 

讲道理,荒牧被被比较让人想看他和hrk的三日月坐在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喝着茶谈情说爱,但是琳琳的长谷部让人比较想看主压切激情无码过激PLAY(???)

另外谅谅的药研和喜妹的宗三好配啊(各种意义上的)

 

just a 脑洞

CP三日月×山姥切


山姥切国广第一次偷溜去和三日月宗近幽会就被发现了,三条家的稻荷眷属路过他身边时忽然扭过头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山姥切国广忍不住怀疑是否是衣着上有哪里不对头,可是回到房间找来找去也找不到不对的地方,他只好压下疑惑抛之脑后。

然而随着两人关系的逐渐加深,本丸越来越多刃对他俩的关系有所察觉,鹤丸国永欲言又止的奇怪表情,莺丸若有所思的凝视和他身边大包平把茶都喷出来的奇异行为,乃至小天狗对他忽然变得有点规矩过头,再也不蹦跶着要他帮忙举起来去够头上的万叶樱;岩融和石切丸正好相反,他们迅速单方面和他混熟了,对他有恃无恐地散发出“和你关系好”的善意。时间久了,就连小乌丸和...

 

虽然这么说可能很不讲道理:

我觉得你们可以自行屏蔽fgo的tag,而不是强求别人打tag加上fgo再打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