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g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断章

昨天的罗曼咕哒脑洞2的一个扩写的片段,接着昨天的脑洞的最后

私设多,雷,OOC,慎入

推荐BGM:running up that hill

 

 

 

 

 

 

 

站在高处能看到很远,这样看来这个白天相对繁华而热闹的城市此刻就像褪去艳妆露出疲态的人一样。这么想着,他从落脚点轻松的跳下来,悄无声息地落在钢筋结构最底部的那一小片阴影里。从力量最强的姿态脱出,换回最常用的模样,裹上围巾匆匆从人群里穿过的他看上去真的就是个长得挺俊的外国小哥——白天律夏的邻居是这么说的。这让他好歹对自己这么多年的“普通人”生活感到了一丝微妙的自豪。原来褪去那些与生俱来的光环,他确实与常人无异。

——总归这个人,作为罗马尼·阿吉曼存在了不算短的时间。这样想来就更想早点带着律夏回迦勒底了——魔术王的观感和罗曼医生的意识互相交融,他的思路飞快运转,同时不断地释放着魔术:加速,注意转移,很简单,但是像他这样能够极其精妙的操纵魔力的技巧可不是随便的魔术师能做到的,像这样一个神秘被压制到极低程度的世界就更不可能了。这让他大大松了口气,起码这次本不可能也不应该出现的圣杯战争能结束的更轻松些。

也许是临近圣诞节,街面上的人多了很多,在人群中游走的罗曼还是花了点功夫才赶到集合的地方。隔着玻璃窗观察律夏——前迦勒底48号御主藤丸立香的部分“存在”——的行为对他而言是种很新奇的体验,这一刻他既不是医生罗曼,也不是从者所罗门,他就只是这样看着律夏而已。

坐在人来人往的快餐店大概对于几位英灵来说不是很好的体验,就算有罗曼亲手加持的注意转移的魔术,但是还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至少因为容貌原因被搭讪的贞德Alter最有发言权。岩窟王坐在一旁抽烟,一脸恼火无处发的郁卒脸,emiya大概是因为自身原因融入最好的,一身黑色的他坐在那里居然非常正常的谈笑自若,只不过回去之后大概会对吃垃圾食品吃的很熟练的御主进行说教吧。唯独天草四郎时贞,就算坐在这种地方也依然淡定的穿着神父的装束,对桌上的食物跃跃欲试状。贞德Alter一边生气一边陪着御主吃薯条,大概也很好奇吧。也难怪,人理烧却状态的迦勒底亚斯不配备这种食品,那么想当然从过去的宿命中挣脱的英灵们也没有机会接触。

如果不是知道几个人中有英灵的存在,忽略他们明显异于常人的种种细节,罗曼会和其他人一样以为这是很温馨的一幕。这一幕原本基本不会出现,立香不会让它有机会出现。虽然他很乐意满足和实现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从者的愿望,但是像这样平常的坐下来,为了“享受美味”而坐下来享用一顿饭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其中的原因知道立香“死去”后一段时间他才弄明白。

罗曼看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的心情变得很好。嘴角上翘起来。推门而入的时候贞德Alter依然处在气恼的状态,但是对着律夏的她就变得好说话起来,被律夏三言两语逗得哈哈笑了。岩窟王注意到他,掐灭了烟,坐回来靠近了律夏,emiya则替律夏掖好了衣服,天草神父站起身,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

他们很不合群——至少从根源上不是一类人。但是为了一个共同的愿望,他们也能这样毫无怀疑的合作起来。他完全可以自己解决这次圣杯战争,但是出于保险,为了护卫无法反抗、目不能视的律夏,他才把这些曾经聚集在对方麾下的英灵召唤出来。

其他的御主大概会对这种明显超出了圣杯战争应有规格的状况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吧,这种事态会发展成一面倒的胜利。因为他们、他,都正是为此而来的。

 

熟睡的律夏会变得呼吸微弱,这时是探测他灵魂的最好时机,罗曼试过,对方的躯体和灵魂的联系随着他的到来和本世界不应存在的圣杯的显现逐渐变得微弱,如果他还不加快速度结束这一切,那么他就会再一次看着对方死去吧。从某种程度上,他终于了解了因为是亚英灵而无法来到这边的玛修当时为何会怒揍他那一拳。不是因为立香死去,不是因为他无能为力,想办法都想了很久,而是因为他宁愿牺牲自己让大家胜利——玛修是这么说的。一个人的消失带动的是与他想连的关系环上所有人的改变。看来他成为“人”的时间还是不够长。他曾看着立香留下的遗物这么想到。只是看着对方曾经存在的痕迹就让他如此无法忍受。是的,这就是失去的感觉。他的消失对自己而言没有伤害到自己,但是却深深伤害到了他。这就是他曾经想做的事,有人替他完成,但他感受到的不是喜悦,而是深深的窒息。

有时他和达芬奇亲讨论,对方会似笑非笑的说他很无情。你要对爱你的人怀有这么大的憎恨吗,对方这么说。他那时尚不能明白。但是现在,看着这样的律夏,看着虚弱到随时会死去的、盲眼的律夏,他明白了那种感觉——他也憎恨着律夏,憎恨着“藤丸立香”。因为失去意味着无法挽回的痕迹会永远铭刻在灵魂上。他不想再品尝那种感觉。他憎恨他的离去,为他的一切而感到脉动的痛苦。

但是他还有机会挽回,人说逝去的东西就被时间永远固定在过去。但是他还有可以做的事情——正是为了那件事,他才能这样凝视着一度失去的逝者,他逆反了因果,从时间的河流里捞出了溺毙的少年。而现在他还会继续逆反存在与非存在,制造一个奇迹。

他轻轻碰了碰对方的手,然后十个金环出现在他的指根,褐色染上他的肌肤,珊瑚色的头发褪去成白色。翡翠色的眼睛在眼睑的开合间变成了璀璨的无机质的金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那笑容不像“罗曼”会有的表情。他离开了房间,身后悄无声息的缀着高举战旗露出恣肆笑容的贞德Alter和放声大笑的岩窟王,在那两人的笑声里他说:“来吧,让我们现在去结束这场战争吧。”

窗口的emiya手握黑白的双剑,微垂着头哼着什么歌,一楼巡逻的天草四郎时贞侧耳听了一会儿,手中的日本刀被微微顶出了鞘口。平静的夜色里,属于servrant和master们的战争也许很快就会被结束吧。但是至少此刻,夜色浓的就像牢牢锁固世界的鸟笼,只有极轻的歌声在寂静中远远的散开,被风吹的消失不见:

 

It doesn't hurt me.

 

You wanna feel how it feels?

 

You don't want to hurt me,

 

But see how deep the bullet lies.

 

Unaware that I'm tearing you asunder.

 

There is thunder in our hearts

 

So much hate for the ones we love?

 

Tell me, we both matter, don't we?

 

TBC IF?

 

 

就,没啥可说的,打脸请轻…………………………感觉自己写的不是同人,是音乐推荐的衍生(棒读)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有月不来过夜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