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远き山に日は落ちて

远き山に日は落ちて

 

BGM如文题

 

一个很难吃的日常向流水账

只是想给lelf和hrt一个好结局

他们属于彼此,私设与OOC属于我

 

 

 

 

等到时缟晴人第三次从困意中挣脱,窗外已由艳阳转向了黄昏时的景象。

他不太情愿的把手支在额头上,睁着眼睛放空思维不是很舒服,他站起来打了个哈欠,这才注意到沙发旁的小茶几上摆着一杯冰水。时间拿捏得很精确——冰块将融未融地浮在杯中,温度既不是很烫也不是很冰,用来醒醒神润润喉再好不过。他看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是谁放上去的,连忙转身——

办公桌后面坐着艾尔埃尔夫,披风挂在一旁的衣架上,他拍了拍脑袋好让自己快点清醒,一边略带含糊的说:“哈弗呢?”

艾尔埃尔夫没搭理他,继续握着笔在文件上写写画画。他微妙地感觉到对方不悦的心情——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于是他赶忙走了过去,对方批阅的好像还是他下午躲懒没批改完的那部分,这样就更加尴尬了。他有点讨好的凑过去,被艾尔埃尔夫一笔点在额头上。于是他发出不满的声音:“什么啊,你在生气吗?”

艾尔埃尔夫合起文件夹,紫色的眼眸毫无笑意的望向他,很明显是在说“你觉得呢”,于是他只好轻轻地凑过去用嘴唇触碰他的侧颊,艾尔埃尔夫皱起眉,躲闪了一下,他继续不依不饶的凑上去,于是两个人忽然开始了较量,他执着于要碰触到对方,而艾尔埃尔夫则并不想善罢甘休的样子。

这样折腾的下场是最后他被牢牢地压制住反扭了双手甩到一边,他抱怨道:“只是睡着了而已。”而艾尔埃尔夫没有说话,站起来取下一旁的披风搭在手上,走到门旁示意他跟着一起离开。他反而不悦起来,捧着那杯冰水小口小口地喝着。

一时间室内只有静静的呼吸声,很浅。夕阳正在消逝,就算只是模拟也非常好看——这样平和的日常景色忽然磨平了他心里微妙的气恼,他暗责自己今天的小气,也不怪艾尔埃尔夫嘛,毕竟是他的错。

他准备说点什么,这时一双手轻轻捏住他的后颈,他自然地放松了身体向后倒去,艾尔埃尔夫的脸出现在视野里,对方的脸还是面无表情,但很明显已经消气了,甚至有点无奈。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眼睛对视着。

良久,对方说:“你睡着的样子我见得太多了。不防备得睡着也太危险。”

他摇了摇头,凑上去,对方看着他,然后闭上眼睛低下头来。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沙发别扭的接吻。

“我就在这里”分开时他这么说道,“不用担心,我就在这里。在你身边。”

艾尔埃尔夫沉默了一会儿,把他扳正过来,握着他的肩膀用力地亲了下去。

沉溺在甜腻的亲吻中的下场,就是艾尔埃尔夫忽然把他推开的时候他完全没反应过来,晕着脑袋恍惚不已地扯着对方的衣领不松开,艾尔埃尔夫理了理衣领,瞥了他一眼示意他整理一下自己,这次对方的眼角终于挂上了笑的痕迹。这时哈弗兴冲冲地推门——这扇大门对他的身体而言还是过分大了,于是他很努力的推着,艾尔埃尔夫没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儿子努力,这也让他有时间理好自己的衣服,再快步走上前替哈弗拉开门。哈弗撒娇着央求快点回家,于是他和艾尔埃尔夫一人牵起哈弗的一只手,三人快步离开了办公场所。他祈祷这个房间的监控真的如艾尔埃尔夫所说只有他们两人能看到,而艾尔埃尔夫心平气和地问着哈弗今天学习的东西。

一天步入了安静的、平和的尾声。

FIN

总感觉原作已经够出格这里再写得轰轰烈烈分分钟会BE…………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