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夜未央

柒宝:

·艾晴

·原著向

·分上、下两篇(因为是两个脑洞结合的产物,前后感觉会有差异。)

·剧情扯淡

·只为HE

·有原创人物

·一切都是为了满足脑洞


 【星尘倦】

 

  1、我们的国家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我。变成了我们。

 

  茫茫宇宙中,即便是再微弱的光芒,也是穿越了上亿年的时间投射而来的。置身于外太空,被那久远却闪亮的星光围绕,你会想到些什么,又会有什么留存于心间?

  连坊小路晶驾驶着valvrave六号机不远不近的跟着前方以人为单位的目标,尽管这一带是安全区域,她依然启动了战斗模式。面前一直做挺尸状的银发男子,悬浮的身体,就好像睡着了一样,戴着头盔的人看不清表情,不过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面无表情。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艾尔艾尔弗三不五时就会出现的宇宙浮尸状态,从一开始的慌乱,愤怒,到现在的习惯放任。晶不明白艾尔艾尔弗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是其中的原由,她还是知道一点的。

  [他怎么样了?]显示屏上出现了流木野咲的面容。

  [还那个样子。]晶边说边瞄了眼前面的人。

  [真是,那家伙任性也有个限度!]看似责备的话,却透着一丝关切。

  [氧气还够他用10分钟。]他最多还能任性10分钟。

  [我知道了,等下有会议要参加,一定要带他回来。]

  [了解!]会议,是要作出决断了吗?晶明白他们别无选择,留给她的选项只有一个,在心里默念句‘抱歉’——对那个她最喜欢的朋友。

  [拜托你了。]

  曾经被伤害被欺辱,躲避人群独自活在自己的世界,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明白,人都是要长大的,因为长不大的小鬼,就只能任人宰割。而这场战争则促使他们迅速的成长,以十分暴力的方式。不想失去最为宝贵的生命,以及所爱的人,就只能战斗到底,而能带领他们走向胜利的,只有眼前这个人。

  深深叹口气,打开舱门,跳出驾驶室,坐在机身上。

  “呐,等下有会议要你参加,流木野同学要我带你回去。”

  ……如预料中的静默无声。

  “那个……”抱着双膝,晶看向模组的方向,“那个时候,晴人对你说了什么吧?”所以你才会哭的那么伤心的吧。

  “战争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在屏幕后面窥视着,像其他看客一样,并不觉得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也不认为自己能改变什么。后来跟大家一起并肩战斗,失去了一个又一个同伴,想要守护的也渐渐远离。所以我常想,就算拥有力量,也还是有很多改变不了的东西……”

  “但是没有力量,就什么都做不到!”低沉冷静的声音强有力的传入耳中,晶直直看向那个紧闭双眼悬浮于星际中的男子。

  “是的。”她或许不明白艾尔艾尔弗心中所想,但看着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一个一个离去,那份无力感她还是能理解的。

  身处在战乱之中,未来还是理想都不过是空谈,仅仅是想保护珍爱之人,想要一方立足之地就已经够他们拼劲全力了。而那俩个人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才会定下堪称伟大的约定的呢?这个问题直到很多很多年之后,她也没有弄明白。

  不理会时间流逝,各自沉溺在自己的世界,沉默是他们独有的相处模式。

  “带我回去。”艾尔艾尔弗终于睁开了眼睛,落入眼中的繁星璀璨如昨。在这些星辰面前,人类所谓的永恒,不过是打了折扣的廉价品,稍纵即逝。

  “我现在选择继续战斗下去,只是不想他们的牺牲白费!”淡淡的语气,不知在说给谁听,却让艾尔艾尔弗微微愣了下。

  “是这样……吗?”心中响起一声冷笑,到现在怎么还会有迷茫,只是有些问题他还要寻找答案,比如,他为何会喜欢这样漂浮在星际间?又为何会对少年最后的笑颜那么执着,甚至每夜在梦中纠缠?

  与凯恩一役之后,学生们夺回了饱受创伤的模组,而现在这惟一的立足之地正面临着成败的抉择。人类与魔使,未来与希望,那些误解和伤害,都需要他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召开会议的大厅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两面坐着意见相左的两方人,对于魔使是接受还是消灭,终于被摆在了桌面上。桌上的红色头盔残破却鲜红,晶默默看了眼翔子,没有半分犹豫的坐在了她对面。

  “可就算那船上的人不是你们杀的,你们也还是魔使不是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咬人,好可怕!”解除了误会,依然有种族排斥,这便就是人类。

  “我们是魔使也不会吃你们!”流木野咲没忍住直接拍案而起,目光直直看向对面垂眸而坐的指南翔子,“倒是你们,居然那么轻易的……如果还记得为你们而死的前辈,就不该再这样执迷不悟!”

  “对犬塚前辈我真的很抱歉……”与其说翔子固执,不如说她根本不知该如何去做,更不知道那样的错,还是否能被原谅?

  “你不是总理大臣吗,那就拿出你的能力来,不然就让贤吧!”流木野咲还是有怨恨的,她了解人类的感情有多脆弱,但她没想到让她赌上自己所有骄傲,都没有把握能分开的俩个人,会走到叛离的地步。

  但是爱也好,恨也好,现在她都不会再容忍。如今的战果,是那个她最喜欢的人,用性命换来的,她不允许任何人践踏。

  “有能力者居之不是嘛!?”意外开口的是二宫高日,高傲的口吻一如从前。

  “你们太过分了,以为驾驶了valvrave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吗?不过就是个怪……”北川伊织最后一个音节还没吐出,就被一个响亮的耳光硬生生打断了。

  “喂,快住手你们!”贵生川老师眼见学生在自己面前动手,出声阻止却也是压低了声线的,毕竟是两个女孩子啊,真是让人头疼。

  “这里面只有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误会也许可以解释清楚,背叛也可能会被原谅,但是伤害——不可饶恕!”流木野咲在战斗中磨练出来的煞气逼得北川伊织连连后退,惧怕的神情不似刚刚的嚣张,伤害过晴人的事实更是让她心慌意乱。

  “听我说两句。”贵生川巧无奈的叹口气,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先不说这个国家该由谁来掌权,只跟大家说下目前的情况,模组独立之后一直是由国际社会的资助来支撑,如今世界一片混乱,那些赞助方短时间内都很难再出资援助,现在唯一给予资助的只有多尔希亚王党派,而他们的资助条件是……艾尔艾尔弗掌权的政府。对方只相信他所给出的承诺和信息。”

  “艾尔艾尔弗……”所有人的视线瞬间都集中在银发男子身上,对方却依然保持着出神的状态,只盯着眼前的头盔沉默。

  “艾尔艾尔弗?”那些目光虽然并非是向着自己,坐在艾尔艾尔弗身边的晶还是感到了紧张,不由得拉了拉身边人的衣角提醒他回神。

  “这个国家会怎样都与我无关!”低沉舒缓的声音透着其惯有的认真,又带着少有的情绪,“我只与时缟晴人约定了,要建立属于我们的国家。”

  虽然只有两句话,坐在对面的学生都听的明白,在他眼中刚刚那些都是无谓的争论,不管结果何如都不会改变他的决定。他会带着技师团另立国家,那也许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制度,但那都已经与反对者们无关了。他坐在这里也不是听取意见的,只是来宣告他要建国而已。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没了选择的余地,再像之前那样任性妄为,留给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有想要加入的随时欢迎。”艾尔艾尔弗没多做停留,又看了一眼虽破败,却仍鲜红的头盔。转过身,没人看见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悲伤。

  “既然这样你倒是早说啊,嘛,现在也不算晚。”流木野咲冲着艾尔艾尔弗的背影表示着不满,性格还是那么不讨喜。

  “等,等一下,晴人他跟你有过那样的约定吗?”他做了那么多事,我却什么都不知道,“我……那样的错还会被原谅吗?”

  “翔子……”看见那难过自责的眼神,晶还是忍不住想去安慰。

  “如果你能原谅自己的话,别人不会去追究已经过去的事。”艾尔艾尔弗没有责备,但也绝不是安慰。“连坊小路晶,流木野咲过来做例行身体检查。”

  “知道了。”对少女说身体检查这么羞耻的话都能如此坦然的人,不是变态就是基佬,“我们走吧,让她自己好好考虑下吧!”阻止了晶的安慰,要说的话指南翔子都明白,她只是想找一个可以不自责的理由。

  少年的最后一战,是他人生的起始。艾尔艾尔弗独自走在夜色里,重新估算手中可用价值,吉奥尔的风总是轻柔的不被察觉,像那个少年的浅笑,眉眼弯弯,云淡风轻的就柔和了四季。架桥上出现的身影是他预料之中的,眼底闪现一抹寒意,仅仅一瞬便又是一副淡漠的神情。

  “指南翔子,你站的地方很危险,掉下去要被人发现都很难。”

  “艾尔艾尔弗……”没想到这个时间还会有人到这来,“谢谢关心,我只是想这样待一会。”

  “那不打扰你了。”

  “……如果是你的话,就一定能做到吧,晴人……也是这么相信着的吧!?”建立人类与魔使共存的国家,那无关其他人的想法,只是属于你们俩人的意愿。

  艾尔艾尔弗并没给予答复,他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根本不需要跟谁表决心,“之前我觉得你跟他很像,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至少在彼此心中的分量是完全不同的。

  “是这样的吗……”紧紧抱着双臂,单纯的想法让人轻易就能猜出,指南翔子一直在迷茫,“那么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当然还有你能做到的事,晴人一直都厌恶valvrave的诅咒,就是所谓的捕食人类摄取rune,但是为了保护大家,他选择了背负一切战斗下去。虽然魔使的事情暴露了,但对我们来说,现在仍处于战时,valvrave是我们不可缺少的战斗力,而作为你来讲,也是最好的赎罪方式。”

  “我可以吗?”这样的话对指南翔子来说不止是接纳,更是信任,背叛之后的信任,只这一点就足以打动她。

  “当然。”不二人选不是吗。

  “谢谢你,艾尔艾尔弗,我会努力做到最好的。”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前的迷茫顿时消散,秉承着晴人的意志战斗下去,或者仅仅是能够保护大家,对她来说就是莫大的安慰。“我想还有些事是我能做到,请等我的消息。”

  看着渐渐跑远的指南翔子,艾尔艾尔弗看向夜空,只有一弯峨眉月。“没什么想说的吗?”即便背向对方,也可以准确的掌握一切信息。

  “为什么要让指南翔子驾驶valvrave,还是……”一号机,流木野咲虽然不满,但她知道艾尔艾尔弗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我们需要战斗力。”

  “还有呢?”

  “若想要感同身受,就只能亲自去尝试。”晴人所遭受的一切,只有亲身体验了,才能够明白。所以,若想赎罪,就在这份痛苦中一直一直自责下去吧,且永无止境。

  “在说什么呢?”不明所以的话听得流木野咲直皱眉,本想要他解释下,却在看见对方回眸的瞬间了然了,“难道……真不愧是你。”这句明显不是夸奖的话艾尔艾尔弗却很受用。

  “多谢称赞!”

  “老天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你个好皮囊,却没给你好性格!”

  “关于这点,彼此彼此。”

  晚风吹起发丝,挽起思念的结。一起看过的星空景色依旧,我将展现的图卷你是否也在期待?我可以将你的爱和希望细细描画,关于仇恨有天也会一一化解,但是你的委屈,没人知道。

 

—TBC—

评论
热度 ( 18 )
  1. 凝华之月桃夭夭 转载了此文字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