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g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利艾】阿克曼先生的家庭故事集01

馡羽.月:

*溫柔兵長

*養成偽父子

*重點:轉生,只有兵長跟軍團人有記憶,艾倫無


(一)初見,小艾倫

兩千年前,人類被囚禁在三道圍牆之後,在那藍白羽翼做為標誌的軍團努力之下,最終達到了人類的勝利。同時,也是最後一個巨人的死期。燦金色眼眸的少年,跪在刑台之上,最後一次深深看著那隔絕在人群之外的士兵長。

 

整個調查軍團都被層層的憲兵壓制住了,從一返回圍牆內就被迫繳械,這一天不是沒有猜到,只是來得太快,他跟男人相處得太少。他的死亡才能讓圍牆裡的人類安心,他不是不知道卻私心的希望還有活下去的機會,但這終究是妄想了。

 

黑色短髮的士兵長試圖突圍,他閉上眼睛等待行刑,耳邊最後一聲是撕心裂肺的呼喚還有槍聲。利威爾從未這般無力過,等到他殺出重圍,少年宛如沉睡般側躺在地,面容安詳得讓男人紅了眼眶,漫延的血紅淹沒了灰樸的石灰地面。「你怎麼…不等我?」男人彎身抱起少年。

 

將人攬在懷裡,無視周圍持槍戒備的憲兵。「你就稍稍等我一會,別走太快,臭小鬼。」銀白的鋼刃在所有人來不及阻止中,貫穿利威爾的胸膛,灰藍色眼眸失去光芒前依然深情的看著懷裡的人,記得你的眉眼,願我再次找到你。

 

死亡該是怎麼樣的,或許這是人類永遠都說不清楚,利威爾記得貫穿胸膛的冰冷刀鋒,再次睜眼,他飄盪在一片黑夜裡,除了遠方星星點點的微弱光芒,這個空間裡再也沒有沒有可供辨認的東西。

 

那就睡吧!利威爾安慰自己,為了找到那個小鬼,他需要睡眠需要體力。前調查軍團士兵長就這樣在黑夜裡閉上眼睛,一睡千年。

 

兩千年後,帶著記憶轉生的男人總是本能的在每個錯身而過的少年臉上找尋他曾經心愛的孩子。然後每次都失望而歸。這一世,他依然遇到調查軍團裡的人,他自己班的人,聒噪得要死的漢吉,心思慎密的艾爾文,沉默寡言的米克。

 

這一日,利威爾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個抓著皮球站在分隔島的小鬼。燦金色的眼睛飽含淚水,川流不息的車量讓他一點都不敢亂動。扁著嘴巴就想哭嚎。那五官那輪廓不是他朋友格里沙家的小鬼還能是誰。嘖!他怎麼會跑去分隔島?利威爾左右看看,抓著空檔跑過去。

 

「走吧。」利威爾伸出手,小小軟軟的手掌搭上他的,然後縮了一下,孩子可能在奔跑得時候摔倒過,小臉蛋跟連身的吊帶褲都髒兮兮的,強硬得拉開孩子的手,還能看見柔軟的掌心裡,那刺目得擦傷痕跡。

 

利威爾想了想,讓潔癖去死吧!彎腰把孩子攬抱進懷抱起。「叔叔?」柔軟的腔調就像當年那孩子喊他兵長那般生澀。

 

「下次不要在車道附近玩球。」利威爾拍拍孩子的頭,看到他緊緊抓著球,他就能猜到一二,這年紀的小鬼都是熊孩子,滿腦子記得玩記得吃就是不記教訓!「球球跑……」孩子小聲的說。

 

利威爾嘆氣。是的是的!因為一顆該死的球,你就讓自己處在危險中?他要是自己的孩子,他大概就先…不!那個主意有點糟。利威爾看看左右來車,抱著孩子跑回對面。

 

一個面色焦急的女性急忙朝著他跑來。「艾倫!」女性對孩子伸出手,懷裡的小身體扭了扭,發現掙脫不了,狐疑的看著利威爾。「卡蜜拉夫人,許久未見面了。」利威爾認出來了。

 

「阿克曼桑,謝謝您帶艾倫過來。真的很抱歉給您添麻煩了。」溫婉的女性朝利威爾微微躬身。「馬路邊車流量大,請注意孩子安全。」利威爾把懷裡的孩子遞過去。

 

「今日正巧有空,您要不要過來坐坐?」卡蜜拉放下兒子,轉身準備去提被她放置地上的食材,利威爾先一步替她拿起,並示意她顧好孩子就好。卡蜜拉微笑,牽緊孩子軟軟的手,發現兒子縮手的舉動,才看見掌心裡的傷口。

 

利威爾將自己隨身攜帶的濕紙巾遞過去,好讓卡蜜拉替艾倫將傷口擦乾淨,用乾淨的手帕包裹起來。「要跟叔叔說謝謝喔。」與兒子的視線齊平,卡蜜拉點點孩子的腦袋輕聲說。

 

「謝謝叔叔。」抓著母親的裙襬,儂軟的童聲保持禮貌說著。那顆肇事的皮球被利威爾空出一手抓著,艾倫抓著母親的裙襬,另外一隻小手牽上利威爾的袖子。「牽球球……」被利威爾那雙銳利的灰藍色眼眸盯著,孩子倔強的梗著脖子與他對視。

 

「下次再抱著球在馬路上玩,我就把你吊起來打屁股!」利威爾惡狠狠地威脅。「艾倫沒有!球球滾滾!」孩子梗著脖子辯駁。「噢,是啊是啊!然後你就腦子充血得忘記看路的被困在分隔島了。」利威爾不客氣得吐槽,一大一小隔著一名女性吵架,直到利威爾把人送到家門口為止。

 

「啊!卡蜜拉,艾倫。利威爾君,怎麼是你幫我他們給送回來?」站在小院子柵欄內的斯文男性對利威爾打著招呼。「因為你家的蠢崽子跑到分隔島上去抓蚯蚓了!」利威爾拎起那個因為這句話炸毛,撲到他腿上企圖推倒他的小砲彈艾倫。

 

「是找球球!不是抓蚯蚓!」年幼的孩子大聲抗議。格里沙哈哈大笑,伸手把自家的兒子拎回來。看得卡蜜拉一陣頭痛,這兩個男人當作拎貨物嗎?那是她兒子!

 

護犢的女性一把搶過丈夫拎在手裡的孩子,並且踩了丈夫一腳,回頭給了利威爾一個殺氣騰騰的眼神,示意兩個男人都進屋子來,小孩子的豁免權就是在母上大人發火的時候閉緊嘴巴才不會掃到颱風尾。

 

艾倫在進屋之後被放到他的玩具堆裡,遠離了母親大人的怒火。兩個成年已久的男人被抓狂的母親指著鼻子怒罵。在卡蜜拉一聲令下留下吃晚餐的利威爾坐在沙發上,格里沙抱著兒子去洗澡,全當作安撫妻子怒火的討好禮物。

 

卡蜜拉替利威爾泡了壺大吉嶺,耶格爾家總會替利威爾備上大吉嶺或是錫蘭紅茶,利威爾是格里沙的友人,會認識彼此就是因為都是朋友的朋友在一次偶然聚會下認識,正好又談得來,才走得比較近一點。

 

後來,有一次利威爾來到耶格爾家才發現自己找不到的小鬼,居然是格里沙的兒子。一來二去的,利威爾跟格里沙發現自己跟對方能聊得來,不過幾次碰面都是在外面,最近才有機會到家裡拜訪。

 

燦金色眼睛的小鬼很黏母親,對於陌生人總是多一份戒心,他也是來得次數多了,小鬼才願意多靠進他一點。格里沙陪著兒子洗澡出來,拍拍穿著小熊裝的孩子放他去玩,自己則是進廚房幫忙。

 

耶格爾夫妻在廚房裡曬恩愛,小艾倫邁著小小的步伐來到利威爾身邊,仰頭看著利威爾五指抓著瓷杯喝茶的手,默默的伸出那軟軟的小爪子想碰利威爾手裡的杯子,被男人拍了一下小手。

 

「燙!」利威爾冷淡的說,看向孩子狐疑的燦金色眼睛,他伸手握住艾倫的手,輕輕的貼在瓷杯外,觸手的熱度讓艾倫縮手。「呼呼?」孩子嘟起嘴,做出一個吹的動作。

 

利威爾稍稍吹涼了紅褐色的茶湯,遞給艾倫。學著男人吹涼的舉動,艾倫用力吹了幾口,點點的唾液星子落進了利威爾的杯子跟手上,杯緣貼上孩子的唇,軟呼呼的小手搭著利威爾的手,小口喝了。

 

「苦苦。」艾倫吐吐舌,拒絕第二口。利威爾沒強迫他,收回杯子自己獨飲,熊孩子抓緊利威爾的西裝褲,手腳並用得爬到他懷裡,大方落坐在男人交疊的腿上。「不好喝。」他拍拍利威爾的胸口,很堅持自己的論調。

 

「因為你是小鬼。」利威爾換了隻手拿杯子,怕孩子亂動等下要是失手摔了,熱茶就澆在艾倫身上。「不是小鬼!」艾倫甩甩頭。利威爾嗤笑,到頭來依然是個小鬼!

 

「吃飯了。艾倫!快從叔叔身上下來!」卡蜜拉端著菜從廚房探頭出來喊開飯,小熊艾倫爬下來,站著等利威爾來牽他。那個愛哭又愛跟說的就是他!利威爾牽著艾倫去吃飯。

 

餐桌氣氛可以說是賓主盡歡,不過熊孩子就是熊孩子,艾倫的飯是用蒸蛋拌白飯,佐上一點清蒸魚肉,剪碎的青菜。他的食物都是特製且偏清淡,為了不讓他口味太重,刻意跟成人的食物分開。

 

「要魚!」自己用小湯匙吃飯的小孩,在餵飽自己的時候也餵了大部分在桌面上,被卡蜜拉戲稱怕飯桌肚子餓,在跟利威爾比鄰而坐的時候發現男人用筷子優雅的將一條煎魚骨肉分離之後,緩慢進食,熊孩子相中了那肥嫩無刺的魚肚。

 

「艾倫,不可以。那是叔叔的。」卡蜜拉制止孩子。熊孩子沒理他母親,用自己的小勺子挖了一口飯,遞給利威爾。「吃,吃飯。要魚!」利威爾低頭就著孩子高舉的小手吃了那勺沾了孩子口水的飯。

 

把艾倫指名要的魚,用筷子夾了一口餵他。「你會寵壞他的,利威爾!傻爸爸可不能這樣當。」卡蜜拉嘆氣,明明看起來對艾倫最兇,偏偏碰到兒子有所求跟格里沙一樣笨了。

 

利威爾扯扯嘴角,沒接話。上輩子能對他好的時候太少,這輩子能遇到,寵壞又何妨?他的潔癖對任何人都有,偏偏就是對艾倫發作不起來。熊孩子可不管利威爾的糾結,繼續分一口飯搶一口魚。

 

「這小子上輩子是土匪吧!怎麼老是搶你的東西?」格里沙也拿兒子沒辦法,不讓他跟利威爾交換吃,那小子嘴巴一扁就打算嚎給他老爹聽。利威爾聳肩,在魚肚都讓小鬼搶完後,他搖頭拒絕艾倫的交換。

 

「搞不好是上輩子搶我沒搶夠,這輩子接著來。」利威爾回了格里沙一句,專心低頭吃飯,發現利威爾不跟他玩換飯吃,艾倫總算消停得繼續努力消滅他碗裡的食物。

 

餐後,熊孩子被抱出去散步消食,格里沙拿出無國界醫生的申請書遞給利威爾。「你要出去?卡蜜拉跟艾倫怎麼辦?」利威爾翻閱資料後,很認真的問。雖然知道格里沙一直很願意去做無國界醫生,但是總不能拋下妻小吧。

 

「卡蜜拉願意跟我一起去。但是艾倫還太小……」格里沙有些為難,利威爾保持沉默,雖然這是一個可以讓他開口收養艾倫的機會,但是他需要等格里沙鬆口。「利威爾,那個,我能否麻煩你幫我在這裡照顧艾倫?」

 

利威爾沉思了一會,點頭。他本來就是想找到艾倫,這輩子艾倫有父母照顧當然很好,不過既然準岳父願意把孩子交給他,利威爾更是不會拒絕。「那個,最近可能要收拾行李,你願意的話,可以來家裡住幾天,才不會讓艾倫太難適應。」

 

「之後讓他去我家住吧。才不會你們不在家天天鬧。」利威爾想了想,還是把那個兔崽子搬回自己的地盤培養感情比較好。格里沙點頭,於是兩個男人密會準備把孩子抱回家。

 

而散步回來的熊孩子,一看見利威爾就奔過去,抱著他的腿不放。「艾倫要去你家嗎?」燦金色的眼睛巴眨了兩下,直勾勾盯著利威爾看。「那你願意來我家嗎?」利威爾也沒有抱起艾倫,只是略微彎腰得與他的目光平視。

 

「帶艾倫的東西住你家?小熊還有玩具,唔,很多很多。」艾倫用手畫了一個大圓,表明他想把很多東西都搬過去。「好啊!那你要來陪我一起住嗎?我一個人很寂寞。」利威爾點頭,灰藍色的眼眸盡是溫柔。

 

「陪你!」小隻的熊孩子抱著利威爾的脖子,很大方的把自己賣了。進展順利得簡直嚇傻了格里沙,他兒子怎麼可以這麼大方?看著那笑彎了腰的妻子,夫妻倆一邊說話才知道,他老婆跟兒子說,因為他們要出去工作,所以需要把愛連教給利威爾照顧。而且叔叔一個人很寂寞,所以他願不願意去陪他才把兒子拐出去了。

 

利威爾抱緊懷裡小小的孩子,對著卡蜜拉點點頭。他感激這個溫柔又慈愛的女性。「艾倫,去把你的被子分一點給叔叔,你今天的故事書請叔叔幫你念。」卡蜜拉喊了一句,那個本來溫順的熊孩子眨眨眼,鬆開手牽著他今天的大玩具準備上樓說故事了。


评论
热度 ( 23 )
  1. 有月不来过夜半馡羽.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有月不来过夜半馡羽.月 转载了此文字
  3. 乌龙醉馡羽.月 转载了此文字

© 有月不来过夜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