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古剑][夏乐]驯龙<3>

合并同类项:

BGM是《旅途·故乡》


《驯龙》<3>

 

1.0

烟花三月,正是出门赏春踏青的好时节。

可那惬意是别人的。看着镇上别家的姑娘小伙结伴游玩,时不时还会拿那种同情惋惜的目光瞅着我,真懒得和他们解释。

我自有我的欢喜。

每年三月,都是我师父回家的日子。

等他回来,师徒一聚,朝夕相对个大半年、下棋对弈、钻研术法,这便是我的欢喜。

 

2.0

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肯定是他回来了。这样想着,我觉得自己脚下的步子迈得比念书时老师说‘放学’的那瞬间都快。

我赶忙迎出门去,看见他一身风尘仆仆,头发上沾了灰,暗擦擦的不见光泽;脸颊上的皮肤皴了,粗拉拉的泛着苍白;身上的衣服也脏污褶皱,几处带着血渍的破口看得我触目惊心。

我鼻子有点酸,像是小时候被街上的小混蛋们捣过一拳一般。

映在我眼中的一切,无一不昭示着他的旅途艰险风餐露宿。

 

3.0

他笑笑揉了揉我的头发。

师父笑起来的样子总是很温柔的,他说他小时候和我一样淘气,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但从现在这么温和谦逊的人身上,我却看不出半分那时候的影子。

他说你都多大了,别哭鼻子呀。

我迎他进屋,拿温热的毛巾给他擦脸,擦头发。

他头上灰蒙蒙的尘埃被擦去后,是棕银交杂相间的乱发,干枯,毛糙,像是夏秋交替之时的枯草。

“师父。”我如鲠在喉,声音里有自己都不能容忍的女气,“白头发又多了。”

说完我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4.0

“嗯。”他轻微的应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声音里没有情绪。我不知道他此刻心情到底是无奈还是惋惜。

但我猜更多的是坦然。

他一直这样。

 

5.0

我跟着他学驯龙之前,在他的院子里跪了三天。

我说我哥哥是劫富济贫的海盗,他不伤人性命,我要学驯龙,我也要保护我哥哥,不让龙害了他的命。

最初他不肯收我,他说驯龙本就是逆天而行,代价太大。

后来看我太过坚持,而哥哥常年在外漂泊,若是他有任何闪失,我也只能在人世间如浮草一般飘零,天谴代价和失去至亲比起来,又算什么呢。

最后他无奈的摇摇头,仰天长叹,扶起了我。

 

6.0

驯龙的代价是灵力流失过大。

一开始我不懂,他也不懂,我们只知道古书有云,所谓天谴的确存在。但却并不清楚那些罪责又是什么。

直到我发现他未及而立便少年白发。

我记得那天清晨,我一如往常的帮他梳头,那时师父肩膀有伤,不能抬举。

一缕白发突然刺入我的眼眶。

我惊惶的把它藏起来。不敢看镜子里师父的脸,我不知道他发现我的小动作没有。

 

7.0

一缕两缕,直到满头银丝斑驳。

 

8.0

后来藏不住了,我便硬着头皮去查了典籍。

师父总是淡然无谓的样子,我却不能接受,就算是病,不管我有多怕,我也要求根寻源,我要治好他。

天谴也一样。

查阅许久,终于在一本古书上翻到,驯龙人灵力流失过度,超过大半都是青年早夭,驯龙人大多年过而立便销声匿迹,其实并非隐退……

灵力一物说起来虚无缥缈难以描摹,但大体总是逃不过阴阳平衡的道理。

有消散便有重聚。

只是驯龙人的灵力在常年累月的御龙之中,总是如同江河般汹涌奔腾的流逝。重聚需要积年修为,消散却是朝夕之间。总有一天供不应求,人体难以负荷,那时也就……

师父知道这个消息的那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

第二天清晨走出房门时,他嗓子已然沙哑,说不出话。

 

9.0

在那天之前,他鲜少跟我提及太师父。

他说太师父是个神话,驯龙人之圭臬。

他提到他的目光总是饱含热切的敬仰,如同仰望高峰。

那天他说太师父在他12岁那年,出门远游,回来之后便因为他私放幼龙,将他赶下了山。

他在外游荡了几年,猜测师父气消了,差不多可以回家的时候,却发现深山之中的小木屋早已人去楼空。

 

10.0

“如今想来……师父……”那天最后,他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11.0

我手指埋在他的头发里,一颗心却快被恐惧吞没了。

那种恐惧像是从心底蔓延出来的冰碴,一点一点的包裹住整颗心脏,顺着血管窜入四肢百骸,最后将整个人都吞没。

我从手指到全身,开始不可遏制的颤抖。

“延枚。”他回头接过毛巾,脸上的笑容温和饱满,声音也平静恬淡得一如往昔,“我有点累了,修行明天再开始,你看好不好,今天师父给你讲个故事,想听吗?“

“想。“我点点头。

他有太多故事,我渴望分享,却不知道聆听时该用何种表情相对。

 

12.0

这是个很俗套的故事。

我和他相处的岁月里,已经猜到了大半。

 

13.0

少年年幼的时候,认识了驯龙师师父捕捉到的一条龙。

龙也是龙族里的小孩子呢。核算成人类的年龄差不多和少年一样大。

龙很骄傲,讨厌少年,嫌他聒噪嫌他烦。

被人抓到的龙认定所有的人都不是好的,少年也不例外。

 

14.0

但少年不讨厌龙。

他在一个夏夜初遇白龙,龙很漂亮,他受了伤、落了难。可是狼狈里都带着贵气。

龙一直是美丽的生物,白龙就更像是静谧夏夜中神秘华丽的一种蛊惑。

让少年不得不靠近。

他笃定龙不是坏龙。

 

15.0

少年没什么朋友。他住在山里,班上的小孩子们都觉得他是怪人。

少年猜测龙也没什么朋友,因为他好像谁都不相信,谁对他好,他都不信。

少年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世上哪有那么多坏人呀,真是。

而龙越是这样,少年便越想对他好,一直对他好,告诉他自己是好人,好人和好龙应该做好朋友。

 

16.0

可后来少年以为龙欺骗了他。

龙早就已经筹划出逃了,却没告诉他。他绞尽脑汁终于学会了破除师父的封印之法,准备去解救自己的好朋友时,却发现他的封印早已消散,正准备离去。

少年气结,若是自己来的不及时,是不是连个道别都没有了呢?

都不用跟我说一声,你便走了。你又拿我当什么呢,夷则?

 

17.0

师父坐在我对面,倒了一杯酒。

他酒量向来不好,也跟我提及过,小时候偷太师父的酒,和小龙一起喝,两人面红耳赤睡得东倒西歪的故事。

而现在,他面色潮红,眼圈湿润。

酒还未饮,人便已然是一副醉了的模样。

 

18.0

后来男孩师父回来,大发雷霆。

男孩从没见过师父那么生气,他被师父赶下山了。

在外流浪漂泊了两年,他盘算着师父应该消气了,便回去原来的家里,心想着任打任骂,死皮赖脸的再不离开。

谁知师父却已不在。

从那之后,他也在没见过师父。

 

19.0

后来男孩研读师父木屋里所有的著作典籍,自己修习出一身本领,成了名震一方的驯龙人。

多年后的他想,也许师父是不希望他走上这条路的吧。

只是命运的齿轮总是一环扣一环的紧紧咬合,有些轮回太过相似,任谁也逃不开。

 

20.0

少年驯龙御龙,囚禁恶龙,却不杀龙。

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对于龙这种生物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情。

那太过复杂,复杂到他懒得去想。

 

21.0

后来慕名而来,拜求少年驯龙的沿海居民越来越多。

少年也听说了东海之地有龙作恶,渔民饱受其苦。轻则遇险夭亡,至亲分离;重则台风海啸,全村被屠。

彼时的驯龙师少年意气,一腔热血满心正义,怎能坐视不管。

于是他来到了海边的某个村子。

却没想到,以后十年之间,都没再离开。

 

22.0

少年说那天是个风雨交加、雷鸣电闪的日子。

明明是个白天,天空却乌云密布,一丝阳光也见不到。

他领头的船在海上风雨飘摇。

有龙作乱,不止一条。

两条黑龙在天边怒吼狂啸,面容狰狞恐怖,吼声震耳欲聋。

它们吐出火球闪电,顷刻间沿海民居便化为残垣。

尸横遍地,生灵涂炭。

少年站在船头驱动灵力,那时的他根本不敢揣测胜算几成,脑海里的想法苍白到哪怕能救下来多一个人,也好。

 

23.0

霎时一道惊雷,耀眼的像是给黑压压的天空撕裂了一条伤口一般。

一箭双雕,穿透了第一条黑龙的身躯,正中第二条黑龙的龙爪。

凛凛银光从面前闪过,晃得少年睁不开眼。

是银龙,体态矫健,鳞片上泛着凛冽光泽,龙爪雄劲,似奔腾在云雾波涛之中。他风驰电掣一般飞到恶龙身前,途经少年时似是回头望了望他的眼。

他们厮打了起来。

不消片刻,黑龙落水,海面上波澜不惊。仿佛刚刚只是一场太过跌宕起伏的梦境。

村民从惊惧忐忑再到惊喜欢欣,最后齐刷刷的跪在原地,不知如何表达对龙神的感谢。

可龙神带走了驯龙师。

 

24.0

龙把驯龙师放到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

此时的龙已经不再是小时候的样子,他看起来威仪庄重气势不凡。

驯龙师却像是完全不买他的账。

他赌气的撇过头,说夏夷则你把我绑来你几个意思。

 

25.0

我带你走。跟我走吧,无异。

龙已经是晴朗明亮的青年音色,像小时候山中那条小溪的潺潺流水一样悦耳好听。他意思清晰表达明确,人类的语言已经运用的很好。

可他仍旧说得很慢,一字一顿的。

 

26.0

‘你少来了。‘驯龙师气结。’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我可不敢信你们。‘

龙的话太过荒诞,驯龙师一时半刻实在难以消化。

‘再说你是傻了吧‘驯龙师夸张的指了指自己,’我是人,人,你知道吗,我跟你走,我去哪儿?‘

‘龙宫也好,别的地方也好,或者我跟你走都好。‘龙的声调低沉坚定,话语流畅温和,’我找了你好多年,我伤好了之后便回去过以前的木屋,可已经空无一人。后来我找过很多地方,可你不肯催动龙珠,没有气息,我找不到。‘

 

27.0

龙的目光黯淡了下来。驯龙师把那解读为人类的悲伤。

可他凭什么悲伤,明明是他骗人在先的。

‘我没想再见你,自然也不会用你的龙珠。‘驯龙师咳了两声,声音暗哑干涩’再说你找我干嘛?我是驯龙人,你是龙,你找我让我抓你啊?‘

 

28.0

‘因为我答应过你,会回来找你的。‘

驯龙师觉得龙的目光像是漆黑深邃的黑洞,恨不得把一切都吸进去,从此深陷其中难以出逃。

 

29.0

‘别闹了你,傻了吧?‘驯龙师有点踉跄的倒退了两步,’这次就算了,我不抓你,也当然不会跟你走。你当你的龙,我当我的驯龙师,你以后不要跟别的龙打架了啊,你们这种没经历过专业培训的很危险。‘

 

30.0

说时迟那时快,驯龙师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被龙爪压住了。

他压的死死的,力气不大不小,不难受,却逃不脱。

像是缠绵的禁锢。

龙的爪子锋利如刀,划破了驯龙师前襟。

一个晶莹剔透的蓝色珠子滚落。

 

31.0

驯龙师脸红的像要滴血一样。

他气不过,又自知说不过龙,龙从小就擅长一句话把人噎死。

他只能恼羞成怒的狠狠咬了一口龙爪子。

龙却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打量着孩子气的驯龙师,笑了出来。

 

32.0

‘不想见我,还留着我的龙珠?‘他低下头,亲昵的蹭了蹭驯龙师的脸。

驯龙师躲不开,龙的皮肤凉丝丝的很舒服。他只能别别扭扭的任他蹭。

‘无异,你知道我不能说谎的。’龙像是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答应了来见你,找了你很多年,都是真的。’

 

33.0

‘你要怎么才能原谅我?’龙问道。

‘除非你把自己系成个线球。’驯龙师气的口不择言。

‘哦。’龙皱着眉,面色深沉,颇为郑重的点了点头。

 

34.0

‘诶你是不是真傻,你别系啊我说着玩的,一会儿解不开了怎么办啊!!!’

 

35.0

龙与少年嬉闹不过片刻。

天色骤变。乌云压城一般。

海面上波涛汹涌漩涡骤起,海风冷硬狂放得像是刀砍斧剁,吹翻了房屋与桅杆。

岸上狼藉一片,海上一艘艘渔船顷刻间被巨浪淹没吞噬。

 

36.0

驯龙师身上的重量突然撤走。龙已追风逐电一般飞到天边。从水底腾空的黑龙来势汹涌,银龙和他厮打起来。

银龙的龙尾处冰蓝色的液体汨汨而出,哪怕驯龙师站在遥远的山洞口,那伤口亦是清晰得触目惊心。

 

37.0

坐在我对面的师父扬起杯子,一饮而尽。

“他又骗我,延枚。“他吸了吸鼻子,师父有些动作总是让我恍惚间觉得他也是个少年,”他没告诉我他受伤,他说我们要一起走,他还说他不能骗人。你看吧,龙都这样,他又骗我。“

 

38.0

那时我还小。

我脑海里最后的画面,是黑龙在银龙凶猛凌厉的攻势下连招架都变得困难无比,最后被咬断了脖子,落入海底。

可银龙也是遍体鳞伤,满目疮痍,一片狼藉。

他像是用最后一点力气强撑着腾云,强撑着把自己挂在空中。

从伤口处飘洒出的蓝色液体在半空中凝结得像雪花一样。

有些零零碎碎打到我鼻尖上,冰冰凉凉的,然后慢慢消散,蒸腾成朦胧的水汽。

天空中像是下起了晶莹轻灵的蓝色雪。

 

39.0

可他最后还是重重的摔落,跌入海底。

我印象里有远远传来的男声嘶吼,有个青年狼狈的从山边一路跑来,他步履仓皇,跑掉了鞋子,脚上被荆棘石子划的满是鲜血淋漓的口子。

我记得他一跃跳入海里,不知道下潜了多久,终于被我哥哥的船队打捞了上来。

人们给他毯子,给他暖手炉。

可他还是抖,他一直在抖。

他下唇苍白,头发上凝结了冰晶,脸颊上也挂着霜。

可那白色的霜突然间就融化了。

在他的眼泪涌出之后。


--------------------------------------------------------------------------

为了防止被削我觉得我明天还是写个尾声吧......不END

评论
热度 ( 19 )
  1. 凝华之月合并同类项 转载了此文字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