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magi-阿拉阿里 | All I ask of you

第三弃药厂:

“阿拉丁,异次元……究竟是什么样呢?虽然字面上的意思也不是不懂,但只凭理论上的几句话,果然还是很难想象出那里的样子……”

“嗯——比如说,就像迷宫里那样……”

“像我们在迷宫里看到过的那个大墓地吗?”

“嗯,差不多。”

阿拉丁简短的回答着,似乎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不过他还是继续接了一句:

“阿里巴巴君对异次元意外的很感兴趣呢。”

“我才没有……”

阿里巴巴欲言又止,慌张的避开了阿拉丁投来的视线。对话中断的有些突兀。阿拉丁觉得奇怪,于是便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阿里巴巴君?”

被叫到名字的人依旧一动不动。阿拉丁想去拉他的手,指尖触到手背上凸起的关节,才发现他的手正握拳攥得紧紧的。这是阿里巴巴压抑情绪时的习惯动作,意识到这一点,阿拉丁默默叹了口气。他握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拽,迫使阿里巴巴转向了自己。

然后他看到了阿里巴巴的脸。那是他第一次从阿里巴巴的脸上看到那样的表情。印象中的阿里巴巴虽然不乏别扭的时候,但大体上也算是感情外露的性格,笑容与眼泪都来的直白。所以看到他颦着眉头咬紧了嘴唇,抽动着嘴角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的样子,阿拉丁微微感到有些吃惊。

“阿里巴巴君?”

他又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阿里巴巴本想再次转过身去,但因为阿拉丁拽得太紧而自己也没办法真正狠下心去挣开他,所以未能如愿。阿拉丁顺势环住他的腰,迫使他看着自己。

“阿里巴巴君是怎么了?”

当身体紧贴着身体,阿拉丁逐渐意识到了一些之前没有发现的事。比如说此刻的阿里巴巴心跳得比往常要快,又比如说他的身体正在发出不易觉察的细微颤抖。最后,仿佛再也无法压制住心中那股强烈的感情,他终于开了口。

“阿拉丁,知道了阿尔玛托兰的故事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他的语调已经带上了哭音。“你、你将来该不会也……”

或许是因为哽咽到无法好好发声,又或许只是单纯惧怕将那几个字说出来而已,阿里巴巴停顿了好久才再次开口。

“该不会也要到异次元那边去了吧?”

阿拉丁一阵沉默。这是一个他完全无法回答的问题。此时此刻,当阿里巴巴终于吐露出心事,反而轮到他缄默不语。然而这种沉默带给阿里巴巴的影响似乎比确凿的回答还要大。一直深埋于心底小心翼翼不敢碰触的恐慌与悲伤在此刻终于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化作冰冷的剑之两刃,一举贯穿了他的胸膛。

巨大的痛苦在胸腔内猛烈回荡,让他的整个身体都随之剧烈颤抖,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开始掉个不停。虽然也知道阿里巴巴属于爱哭的类型,但阿拉丁却不记得他曾有哪一次哭得像现在这般伤心。虽然这哭泣几乎没有声音,只是颤抖着紧紧抱住自己不停流泪而已,但阿拉丁就是知道他究竟有多难过,因为此时此刻,自己所感受到的痛苦完全和他的一样多。

仿佛是承担不了如此沉重的痛苦,阿里巴巴缓缓跪在了地上。阿拉丁只得随他一同蹲下身去,任凭他紧紧拥抱住自己,用温热的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肩头。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这对阿拉丁太不公平了吧!阿拉丁明明才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多久,就要重新回到那么寂寞的地方去了吗?”

“……”

阿拉丁觉得自己的喉咙干得厉害,几乎没办法说话。他苦笑了一下。“我作为magi,就是为此才诞生的啊……”

“可是这种事完全没道理啊!”阿里巴巴哭得更厉害了。“阿拉丁明明那么喜欢这个世界,为什么就不能留下来呢?如果一定要有人做出牺牲的话,也轮不到阿拉丁吧。就让我、让我来替阿拉丁去好了!”

听了阿里巴巴的话,阿拉丁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轻轻笑了。而与此同时,有一滴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消融于两人的拥抱之中。

“真是的。阿里巴巴君,你在说什么傻话啊。”

“也是呐。像我这么没用的人,根本代替不了阿拉丁吧……”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阿里巴巴君,我的心情和你的完全一样。如果一定要有人做出牺牲的话,我又怎么可能让你替我去呢?”

“可是……一想到将来的事,我就没办法不难过。”阿里巴巴伏在阿拉丁肩头,断断续续的哭着说。“就连刚才你叫着我的名字的时候,一想到将来再也不会有人这样叫我了,我就觉得很想哭。呐,阿拉丁,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去‘那边’的话,别丢下我一个人,让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虽然我也一直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过的话,必须学会独自面对啊什么的。可是……无论是我独自去了雷姆也好,独自回到巴尔巴德也好,我都知道我们是一定会再见面的。但是,如果你去了‘那边’的话,我们就真的永远再也见不到了……”说到这里,他愈发用力的搂紧了阿拉丁。“你觉得我没出息也好,不讲道理不负责任也无所谓,但是我、但是我、我就是想和阿拉丁在一起啊!”

面对这个恳切的请求,阿拉丁却完全没办法回答。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哭得完全说不出话。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恸哭,但也只是几乎没有声音的流着泪,颤抖着紧紧拥抱住阿里巴巴。

“好。”许久之后,他终于开口。“我答应你,无论哪里,我们都一起去。”

话音还未落,他却被阿里巴巴从怀里推开了。阿里巴巴双手握着他的肩头,用一双已经哭得有些发肿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的脸。

“再说一遍,”他恳求着,“阿拉丁,刚才的话,能不能再对我说一遍。”

于是,阿拉丁看着他的眼睛,也看着倒映在他眼中的自己的影子,郑重其事的再一次许下承诺。

“阿里巴巴君,我答应你。”他向前探出身去,吻上阿里巴巴被泪水浸湿的唇。“无论哪里,我们都一起去。”


Say you'll share with me one love one lifetime
Say the word and I will follow you
Share each day with me each night each morning
Anywhere you go let me go too
Love me
That's all I ask of you


 

 

评论
热度 ( 18 )
  1. 凝华之月第三弃药厂 转载了此文字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