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花与水

Tethys Ocean:

✡ 来思记 番外
✡ 肉渣有……
✡ 七夕快乐


[MAGI][aladdin x alibaba] 花与水

 

「動かねば 闇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他们手牵着手走过寂静黄昏的尾音,微风拂过花海,带来遥远的涛声。阿里巴巴好奇的问走在前面半步远处的阿拉丁:“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

阿拉丁回过头,微笑被背后的夕阳染上融融暖意:“等一下你就知道啦。”

开遍野花的草地尽头是一片原始森林。逐渐微弱起来的夕照在穿过遮天蔽日的树荫之后愈发朦胧。一切凝固为一枚碧色流转的翡翠。若不是湿润空气中凝结出的水滴偶尔从热带植物的宽阔叶片上滑落,滴答一声敲在下方的叶子上,阿里巴巴几乎要以为时间和空间已经全都静止了。幽深静谧的气氛令人不禁怀疑起森林深处是否正沉睡着的精灵。阿里巴巴不由得放轻了脚步,屏息静气,生怕把它们惊醒。直到走出森林之后,他才敢再次开口说话。

“阿拉丁,我们到底是要去哪呀。”

“就快到了。”

虽然他依然想保守秘密,但阿里巴巴已经从眼前随晚风轻轻摇动的青草间发现了答案。

“萤火虫!”

这一次,换成他拉着阿拉丁的手走在前头。阿拉丁看着阿里巴巴迫不及待的背影,只觉得自己与其说是因为被他牵住了手,倒不如说是因为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喜悦所吸引着,才会随他一起加快了脚步。他们跑下一道缓坡,来到河边。“好漂亮……”阿里巴巴被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围绕着,兴奋的手舞足蹈。“真怀念呀!好久没看到过了呢。上一次看见萤火虫还是我们在辛德利亚的时候吧,呐,阿拉丁?”

他转过头去搜寻阿拉丁的目光,想征询一个回答,当目光与目光交汇的那一刻,却又慌乱的把头别开了。或许是因为望向他的那双眼睛太过温柔了吧,像是在满月的引力下卷着浪花不断上涨的海,将自己这片沙滩完全淹没了。

“啊,那个……”脸不知为何开始发热,他磕磕巴巴的寻找着话题。“萤火虫,都往河下游飞走了……”

阿拉丁笑着牵起他的手:“那我们也一起去吧。”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条胭脂木做成的小船已经泊在了河边。阿里巴巴随阿拉丁一起坐进船里,闻到了新鲜木头劈开后散发出的清香。他们并肩坐在船心,沿河顺流而下。清澈的河水辉映着萤火虫的微光,又被河面上升起的薄雾晕染的朦胧了。一切都很安静,但心跳的声音却越来越响。凉爽的风贴着河面不断吹来,却只能让阿里巴巴更鲜明的体会到此时此刻自己的脸颊有多么烫。世界在这个瞬间突然变小了。小得只剩下一座海岛,一片森林,一条河流,一叶小舟。然而就在此刻,世界依然在不断缩小,缩小为含着温柔的一次凝视,带着亲昵的一个怀抱。

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趋于临界,让周围的温度一再升高。似乎是为了从这种焦灼的气氛中逃离开,阿里巴巴忍不住的站起身来,作势要去摘从岸边探向河面的一丛曼陀罗开在枝头的白色花朵。阿拉丁看着他这种孩子气的举动,觉得既可爱又好笑。然而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帮了他一个忙,用一个简单的力魔法让小船在河边停住了。

但这还远远不够。从踮起的脚尖到伸直的指尖,虽然阿里巴巴已经尽量将身体伸展到了极致,却依然无法够到枝头随风摇曳的花朵。这一次,阿拉丁并没有出手帮他——大概是觉得他抿着唇一心一意非要摘到那朵花不可的样子太可爱了吧。白色的宽袍被夜风扬起,露出掩藏其下的身体。从修长的腿到纤细的腰,线条柔和却不失力量,也如同一株盛开在夜风中的曼陀罗。

试了几次不成之后,阿里巴巴有些气急败坏。然后,阿拉丁看见那双赤裸着踩在船底、被胭脂木的颜色衬托的分外白皙的双脚微微一顿,竟然从船上跳起来了。“喂,你……”他想出言制止,但却已经来不及。跳起来之后,阿里巴巴的指尖终于碰到了花朵,但还不等他去摘,身体已经被引力牵引着复又下落了。

船身一阵猛烈摇晃,阿里巴巴站立不稳,向着前面直摔过去。他重重的跌落,却没有感觉到疼,回过神来,才发现那是因为有阿拉丁垫在他的身下。

“呜……对不起。”

阿里巴巴的脸涨得通红。他七手八脚的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却被阿拉丁制止了。“别动。”他伸出手环住阿里巴巴,把他搂在胸前。“船都要沉了。”

“诶?”

阿里巴巴被他的话吓了一跳,立刻安分下来。阿拉丁看着他乖乖伏在自己胸口一动不动的样子,觉得这样好骗的阿里巴巴实在太可爱,于是忍不住的笑了。阿里巴巴感受到阿拉丁身体的震颤,抬头去看他的表情,见他的笑容中含着狡黠,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到的事实。

“阿拉丁!”他怒气冲冲的向其发难:“你这个骗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一边说着,他一边开始在阿拉丁身上呵痒。阿拉丁笑得更厉害了,同时也开始了变本加厉的反击。比起阿拉丁,更怕痒的那个人显然是阿里巴巴自己。局势很快就产生了逆转,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阿里巴巴笑得喘不过气。眼见胜负已分,阿拉丁便适时收手。而等到好久之后,两人的笑才渐渐平息。

阿里巴巴把脸埋在阿拉丁的肩头,气喘吁吁的指责他:

“阿拉丁太过分了!不但骗了我,还来呵我的痒!”

“可是阿里巴巴君自己也很过分吧?摘花摔倒了,还要用我来当人肉垫子……”

“呃……”阿里巴巴这才想起刚才的事。“对不起呐阿拉丁……”他的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你、你刚才被我压到哪里了吗?疼不疼?要我来帮你揉一揉吗……”

他的话明显还是一副安抚小孩子的口吻。阿拉丁苦笑了一下,不知道阿里巴巴是真的依旧把自己当做孩子来看待,还是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长大的事实,却因为某种原因而对此刻意逃避。“疼的地方有好多呐。”他故意唉声叹气。“阿里巴巴君必须得好好赔偿我才行。”

“啊,好吧……阿拉丁想要什么样的赔偿?”

阿里巴巴用手搂着阿拉丁的脖子,柔声发问。他微微歪着脑袋等待阿拉丁的答案,丝毫没有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机。下一秒,阿拉丁抬手搭上了他的肩,略一用力。于是两人之间的距离急剧缩短,最终在嘴唇与嘴唇相触的柔软里归为了零。

虽然小船依然漂浮在水面,但阿里巴巴却觉得自己正在不断下沉,被河水淹没至顶沉。温柔的触感像水一般流淌过唇畔,继而渗过牙齿,曳过上颚,溢满喉舌。被剥夺了呼吸之后产生的窒息感让心跳变得更加剧烈,每一拍都敲击出带着情欲的狂喜。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开始沉迷于这个新鲜的游戏,甚至开始笨拙的回应着。这是一次漫长的下潜,虽然沉入的过程很快,但是上浮的时间却格外漫长。直到头脑开始感觉到晕眩,身体也开始变得酥软,他们方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水面上。

阿里巴巴瘫软在阿拉丁身上,鼻尖划过他的下颌,带起微痒。然而,仿佛还嫌这样的刺激不够似的,他微微喘着气开口问他。

“这种程度的赔偿已经足够了吗?”

带着体香的吐息拂过阿拉丁的耳根,激起一阵酥麻。不管阿里巴巴这句话本意如何,阿拉丁已经自作主张的将其视作为一个邀请了。他翻身将阿里巴巴压在了身下。

“不够呢。”手指拽住衣带,将其缓慢的抽开。“我觉得这才只是个开始。阿里巴巴君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然而,早已被点燃的情欲炙烤得熏熏然的阿里巴巴已经无法好好思考阿拉丁问他的话。他只是本能的伸出手来搂住阿拉丁的脖子,渴求着他给予自己更多。想要被亲吻。从嘴唇开始吮吸,然后舔舐过牙齿,扫荡过口腔的每一个角落,从舌尖到舌根,深入及喉。想要被爱抚。从被汗水浸湿的发间,到扬起一道优美曲线的脖颈,到已经发红发烫的耳根,到伴随着喘息而上下蠕动的喉结,到印下点点吻痕的锁骨,到泛出娇艳色泽微微发硬的乳尖,到肌肉紧实的小腹,绕过光洁的背部,拂过形状优美的肩胛骨,揉过已经不受控制的抬起的腰肢,划过敏感的大腿内侧。想要被引导着释放。下身被一只手握住,明明是熟悉的形状,带来的感觉却是如此的新鲜而陌生。虽然也有羞耻和恐慌,但却又心甘情愿的将一切都交付,随着细微的一举一动而喘息,而呻吟,而落泪,而颤抖,将最隐秘的欲望都完完全全的袒露。想要被彻底的填充。赤裸的身体在夏夜的甜润空气中紧紧纠缠。每一寸皮肤都贴合着对方的皮肤,每一次呼吸都交叠着对方的呼吸,每一声心跳都应和着对方的心跳,每一丝颤抖都伴随着对方的颤抖。以前从未被抵达过的地方正在被不可思议的硬度与热度填满,而回应过来的则是无间的紧密与热烈的包容。激烈的抽动引导他们乘着巨大的快感不断攀升,最终抵达了一个微妙的临界处。在难耐的灼烧感中,阿里巴巴扬起了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要在一片沸腾中的化为虚无,但还是有一点清醒的意识被保留下来,让他可以借着高悬天际的银河撒下的光辉看着阿拉丁的眼睛,一声一声的唤着他的名字。

“阿拉丁,阿拉丁,阿拉丁……”

而他的每一次呼唤,都能得到一声温柔的回应。光是这样,仅仅只是这样,就已经让他觉得是无上的幸福。

不再有犹豫也不再有恐惧,生命因为铭刻进挚爱之人的印记而被赋予了崭新的意义。十指交握继而相扣,他们终于在一片纯白之中越过了欲望的顶峰。明明只是生理上的反应,但是那股巨大的快感却是从心里绽放开的。在支离破碎的呻吟声中,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着下意识的缠绕的更紧,仿佛要交织成一张密实的网,捕捉住这个瞬间,让它永远不要逝去。

然后他们相拥着在船上躺了很久很久,安静的倾听着情欲的回音袅袅不绝,在彼此的身体内缓缓回荡。直到这个时候,阿里巴巴才想起来要害羞。他把头埋在阿拉丁的胸口不愿意挪开,过了好半天才委委屈屈的憋出一句话。

“我一开始明明只是想摘花而已啊……”

“真没办法。”阿拉丁听着从胸口传来的闷声闷气的抱怨,轻声笑着安慰他。“那就摘给你吧。”

只是略略动了动手指而已。曾在上一世的硝烟战火中以一敌百的摧枯拉朽之力,在这个静谧的夏夜,只为让一朵白色的曼陀罗花从枝头温柔垂落。阿里巴巴惊讶的看着那朵如月光般皎洁的白花乘着晚风飘到了自己的手上,抬眼看了一看阿拉丁,然后又红着脸移开了目光。

阿拉丁觉得这样的阿里巴巴很好笑。“你究竟要害羞多久啊?又没有人看得到……”

“可是,”阿里巴巴抬头看了看天上璀璨的银河。“总觉得那上面有什么在看着。”

夜色中,阿拉丁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他把阿里巴巴搂进怀里,凝望着银河深处。

“那就让他们看着吧。”

许久之后,他淡淡的说。

 

 

(完)

评论
热度 ( 41 )
  1. 凝华之月永恒的航行 转载了此文字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