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g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一个fate paro下绿高酱的梗

Bad Sessions:

一个fate paro下绿高酱的梗

 

    一个可以追溯到去年的脑洞,仗着鸡血写了个开头,不久后便很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是不可能写完的,所以要趁着夏天热脑子不清楚把整个梗说出来。
    本应该是涉及全员的梗,但是详细地考虑好了的只有绿高的部分,所以其他的内容在此就不详细展开了。抢圣杯为辅,谈恋爱为主。
    因为要有七个Servant太麻烦了,所以Assassin按照设定依旧是山中老人,暂且放着不管好了。其余的分组(前者为Servant):Saber:火神、黑子;Lancer:青峰、桃井;Archer:绿间、高尾;Rider:赤司、实渕;Caster:黄濑、笠松;Berserker:紫原、冰室。
    涉及到的各组Servant的胜负部分参考原作中IH和WC的胜负。
    会有很多Bug,还请谅解><

 

    高尾和成,十八岁,学生,目前于英国时钟塔留学,就读于降灵科,如你所见,是个正在努力半吊子的魔术师。家族的第六代魔术师,资质高于绝大多数魔术师,但和那些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皇冠级的天才之间有本质的区别。同时具有风与火两周属性,还没有专属的礼装和工房,天生拥有不知名的魔眼,许多在魔术中不可视的数据、物质与状态在他的眼中都是有清晰的图像的——这在圣杯战争中成为了有力的武器(可以看到灵体化的英灵和很难被发现的黑子)。在参与圣杯战争的Master中算是实力平平。
    喜爱并享受魔术,但对圣杯没有任何兴趣,根本没有想到过自己竟有机会参与圣杯战争。于圣杯战争前夕洗澡时发现自己意外得到了令咒,令咒位于右肩,为抽象的鹰的形状。作为被圣杯选中的Master,带着对圣杯战争的好奇回到了日本,在偏僻的深山老林中召唤出了自己的Servant。

    绿间真太郎,职介为Archer(继承了Archer们从来不好好射箭的传统)。筋力B,耐久B,敏捷B,魔力A++,幸运A~EX,宝具A~A+,本次的“三大骑士”中对魔力最高,很少使用职介能力“单独行动”,保有技能为黄金率(A,但略低于赤司的)与收藏家(EX,存在于另一个空间的幸运物仓库不容小觑),宝具以极强的杀伤力与极高的效率为特点。是非常强力的Servant。
    拥有生前的记忆,记得自己的真名与经历但是不愿意向高尾透露,作为交换说出了名字中的一个字,从此就被叫成“小真”了。同样没有对高尾说出自己参战的愿望,看上去并不渴望圣杯,但经他本人认定他是有愿望的。作为英灵而言,装束似乎有些过于现代化,思考回路也略显前卫,撇开晨间占卜和幸运物不说,是非常冷静谨慎且极具行动力的可靠Servant。对Master的保护非常周密,在防御方面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实力。在Saber职介的火神面前战力会受到压制。
    不排斥灵体化,但是好像还挺喜欢实体化的。

 

    在召唤完成之后,高尾迅速地认识到了自己的Servnat不仅是个怪人而且是个神棍,并且在对方的自说自话举重若轻下深受刺激。绿间提出的建议大多有些刺耳,但是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它们几乎都是最佳方案,早就过了闹别扭刷小脾气的年纪的高尾几乎都会选择接受并实施。
    在最初的几天中,高尾几乎每天都在为填充绿间那个莫名其妙的幸运物仓库而奔走,感觉自己身为Master根本就是在为Servant服务。在相处的过程中,高尾隐约可以察觉到绿间在以非常拐弯抹角莫名其妙霸道总裁的方式关心自己,而且这个英灵似乎很了解自己,但高尾对绿间却一无所知。虽说觉得有点不甘心,但是高尾始终没有打破不追问绿间的真名和愿望的约定,尽管他依旧拥有完整的三枚令咒。

    目睹了Caster与Saber的初次战斗后,在绿间的建议下,两人向火神和黑子发起挑战。
    火神的宝具对绿间造成了明显的压制,但由于火神无法近身直接击中绿间,战况焦灼。
    黑子作为魔术师的能力很一般,但在隐藏行迹方面极具才能,与之相关的魔术也全都掌握得炉火纯青。高尾利用魔眼可以轻松地发现黑子的踪迹,并且活用魔眼的效果让他可以轻松地夺取其他Master的令咒,他打算控制住黑子并且夺取他的所有令咒。
    在高尾成功夺走黑子的令咒之前,火神已经对绿间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绿间预计火神很可能会返身保护自己的Master,决定就此撤退。
    回到工房后,绿间需要高尾提供更多的魔力来恢复,高尾吃了点东西后就睡了,绿间也灵体化了。高尾睡到半夜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灵体化的绿间还是和平时一样,特别端正地坐在床前,床头摆的是今明两天巨蟹座和天蝎座的四样幸运物(因为是凌晨所以两天的都要准备好),高尾突然就被戳中了,更准确地说是,终于发觉了自己似乎喜欢上了一个认识了才没几天不知道来自哪个年代的帅逼神棍。
    第二天在高尾的提议下,绿间承诺会告诉高尾自己的真名和愿望,但是这个时间点得由他自己来选。

    接下来Lancer和Berserker接连落败,都是Saber组所为,其他几队人马并没有太大的动作。

    一天夜里,高尾的使魔带来了Caster与Saber再战的消息,几乎与此同时,高尾发现早些年已从时钟塔以皇冠身份毕业的天才魔术师实渕玲央就站在自己工房的门口,这里已经被Rider和他的Master发现了。
    高尾可以看到作为Rider的赤司绝大多数的数值都略高于绿间,在综合实力上具有显而易见的优势,他也自知不是实渕的对手,己方的赢面很小。经过绿间加固的防御结界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让高尾意外的是绿间竟打算在这段时间里告诉高尾自己的真名和愿望。
    绿间是来自未来的英灵,他与高尾是同龄人,是高尾未来的恋人。绿间生前就知道自己会成为英灵,不断为之努力来使自己拥有进入英灵座的资格,因为他需要借此来填补那一段已经存在的过去。绿间参加圣杯战争的愿望就是完成与高尾的相遇,他是在天命的指引下尽人事。
    随后结界被破,绿间不敌赤司,作为英灵的绿间就此消失了。尽管赤司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但此时高尾已经不见了。

    最终本次的大圣杯被摧毁了(原作里哪边赢了就是哪边毁的),没有Master死亡。

 

    对于高尾而言,战争才刚刚开始。绿间已经尽了他的人事,而高尾要做的还有很多。
    高尾从时钟塔退学,回到日本寻找绿间。在经历几番波折动用了许多手段后,高尾终于如愿转入了绿间所在的大学,通过体育社团接近了绿间,并努力地使自己的地位从“轻浮的男人”晋升到了“搭档”、再从“搭档”晋升到了“男朋友”。
    几年来,高尾一直在犹豫到底该在什么时候、以怎样的方式把自己经历的那场圣杯战争分享给现在的绿间。毕竟告诉一个人他以后会变成英灵然后再被干掉还是会是世界观造成很大的冲击的。
    在正式开始同居的那一天,绿间提出了希望高尾能把一直想对他说的话说出来,高尾也就顺势把一切讲明白了。绿间很平静地听完了高尾的叙述,并表示他并不怀疑其中的真实性,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一下。
    此时绿间已经是很有名的医生了,但距离成为英灵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高尾也不知道绿间是以怎样的方式成为英灵的。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两个人就腻歪着,努力地成为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人,为了理想抱负,也是为了让命运的圆环首尾相接。
    最终,绿间成为英灵的原因是他所研制的新药物拯救了众多本可能会被病魔夺走的生命。

 

    就是以上这样了><
    这样写出来感觉很爽,当然也重新发现了许多还不够合理不够完善的地方,得再推敲推敲。
    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没能让他俩补魔!(不

    之前手痒写了这个paro的开头,不嫌弃的话可以看一下wwwww

    01 02

评论
热度 ( 15 )
  1. 有月不来过夜半Nothing 转载了此文字

© 有月不来过夜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