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Free!##遥真#近乎执着

☆樱都雾雨☆:

前言:是彼此喜欢却不敢开口的故事,说出来的话,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绝对的疯狂与沉稳交相呼应的内容。

刚开始并未察觉,因为守在对方身边是如此自然。将奉献和隐忍作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真琴回报给少言寡语的遥的,只有笑容和伸过来的温暖的手。
当感觉到不对,早就不知如何开口的真琴所能做的,依然是隐忍和奉献。他的自卑从赛道上扩散,蔓延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那笑容中都布满了不易察觉的悲凉。
只有一次的竞技,真琴将它作为终止的符号,在到达终点的那一刻,放手与退步都将一并到来。如此打定主意,他提出了与遥一较高下。
未来已经注定,那里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在遥的世界中,FERR是毫无拘束,自己绝对不能牵绊。

“有点羡慕啊!”笑容中却隐含着泪水,原本想要一起畅游的同伴,只是转瞬之间,就到了自己遥不可及的地方,连着若隐若现的感情,一起被拉伸扯断了。
如果再坚强点的话,是不是还有的挽回。真琴保持着这样幼稚的幻想,却又生生将自己逼上绝路。他想放弃,所以不想回头,甚至在内心中发誓,将一切的回忆埋葬,连着得不到回应的感情一起。

然而,上天的意愿往往与人心相左,神明们也只会听从人类内心的呼唤。所以,在提交了退步申请之后,认真为出路努力的真琴,终于结束了他长到忘记了时间的单恋。

那是如往日一般的清晨,很久未与遥一同上学的真琴站在了他家门前。久未谋面的白猫热情的在脚边打转,吸引着心心念念的少年的注重。弯腰抱起白猫,真琴深吸了口气,下定决心的按响了门铃。如往昔般没人回应,已经习惯的身体转而去了后门,进了屋子后,向闭着眼睛也找得到的浴室的方向走去。
一切都熟悉非常,却又有少许的陌生, 退部之后就以升学为由的早出晚归,渐渐疏远了与遥的距离。那些曾经理所应当的事情,一旦不做了,再次碰触竟恍如隔世,实在有些微妙。
浴室一如既往,一池清水,泡在里面的黑发少年,还有那永不离身的泳裤。
“haru?”轻声呼唤了下对方,少年没有动,在真琴看来,也许是懒得理会吧。
正当他打算再次呼喊的时候,遥仿佛触电般猛的抬起头来,惊讶的眼中说不出是惊是喜,直勾勾的瞪着真琴。
“那个…”被如此反应的遥吓了一跳,真琴不自然的搔了搔脸颊,而他抱进来的白猫则不淡定的炸了毛,丢下心爱的少年,窜出了浴室。
“我听说…”没等真琴解释来到此处的原因,遥迅速的起身,不顾及湿漉漉的身体,抓住真琴向外走去。
真琴一时反应不过来,只是任由遥牵着,穿过走廊,上了楼梯,被狠狠丢在卧室的床上。
说起来,本来真琴要比遥高上些许,体格也更加强壮,可不知是出于震惊,又或者不知所措,直到遥掏出手铐将真琴拷在床上的时候,真琴都没有反抗一下。
“哪…哪里来的?”真琴问的自然是手铐,遥却并不回答。做完了捕获真琴的行为后,自顾自的离开了卧室。

在那之后稍晚些时,遥端着做好的早饭进了房间,将它们放在桌子上后,做到了真琴身边。
“只有这样我吃不了吧。”真琴无可奈何,虽然对遥的行为无法理解,甚至可能算是心中有气,但是长年累月的听之任之,让他就算生气也不会对遥发火。
遥依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真琴身旁,盯着地板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遥深吸了口气,突然间转过头,盯着真琴的眼睛,整个人扑了上来,压在他身上。
“haru?”真琴不知对方要做什么,吓得扭动了下双手,被金属桎梏住的手腕,此刻传来了痛楚。
“真琴,你想要逃走吗?”遥的眼中闪烁着光芒,那是真琴从未见过的,认真的眼神。
没等真琴回答,遥俯下身子夺走了真琴的呼吸。那是并不娴熟的亲吻,却有着令人震惊的灼热感,疯狂而热忱,与遥的个性全然相反。
然而此刻的真琴,却并未有任何的喜悦,比起兴奋,反而是恐惧侵占了全身。他想要放弃的,竟逐渐占领他的心,他已经舍弃的,慢慢的卷土重来。这不是希望的预兆,而是恐慌的逆袭,将逐渐平静的内心,搅的天翻地覆。

泪,顺着脸颊滑落。那不是男人该有的东西,却也不是受理性控制的存在,在毫无预兆的,没有选择性的瞬间,泪水在刺痛了当事人的同时,决堤而下。
“就那么不情愿嘛。”那声音中充满了悲凉,一瞬间真琴竟以为那是自己发出的。可当他看清的时候,遥竟然也在哭泣。
“haru…”明明被不公对待的是自己,遥却看上去更加伤心,真琴不知道,现在究竟是谁做错了。
“真琴就那么讨厌我吗?丢弃我,拒绝我。”遥的眼神暗淡,声音不住的颤动。“能抓住真琴的方法,我只想到了这一种,但是会让你更讨厌我的话,我宁愿不做。”
“haru…”即使自私也想得到这样的感情,真琴从没想过遥的内心也有。自由是一切,无拘无束才能活着的遥原本并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真琴一直这样认为。可是,他所认识的遥,并不完全。直到此刻,他才意识道。
“遥。”真琴没法擦去眼泪,所以抬起了手臂将脸凑了上去。待到视野从新清晰之后,他直视着面前的遥。“我觉得我应该给你自由,所以选择了放手。可是我发现我错了,没能察觉到你的感情,是我的情意还不够,可以放开我的手吗?”
“放开?”遥仿佛思考不来,呢喃出声。
“是啊,如果被束缚,我就不能自由,那么拥抱你也就做不到了。”真琴如往日般微笑起来。听到了遥有别外边的热烈的告白,真琴早就摇摇欲坠的决心也土崩瓦解,荡然无存了。如果不在这一刻敞开心扉,那么对自己或是遥,都是一种伤害。
遥盯盯看着真琴,迟疑着解开了拷在他手上的手铐。在看到因铁质手铐的摩擦而泛红的手腕时,遥那因动摇而闪烁的眼眸转开了视线,不敢再与真琴对视。
重获自由的真琴因遥的动摇而气意全消,反而觉得别来视线的遥可爱非常。就着躺卧的姿势将遥拉近乖了,为了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羞红的脸颊,真琴将头埋在对方的肩头,用仿佛呢喃般的声音低语着。
“你说什么?”遥的身子一震,从床上弹了起来,面红耳赤的真琴,正不知如何是好的别过脸去。
“真琴。”遥握住真琴的手,声音比平时多了分灼热,令真琴不禁心头一震。
“遥,我喜欢你。”已经放弃般的真琴转回头,直视着居高临下的遥的眼睛。只见那如海般湛蓝的双瞳在迷惑了半秒后,突然大放了异彩,隔了很久,真琴才反应过来,遥在笑。不是面部肌肉变化产生的笑容,那是由内而外的喜悦催化出的笑容,连带着眼睛和身体,每一个细胞都传递着喜悦,并将它全部呈现在真琴面前。
“ha…”还没等真琴说完,再一次热吻已经降临,比上一次好了很多,那份热忱也传导给了真琴,他感觉到身体无法控制的亢奋起来。
“我也喜欢你,真琴。”有些颤抖的声音在吻后传来,伴随着落在耳垂上的轻吻,将遥的心意全数展现到真琴面前。

毫无希望的恋情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开花结果,可是细细想来,却觉得这一切顺理成章。
为了放下这份感情,真琴开始有意识的躲避遥,失去了真琴的遥变得不知所措,情况恶化到影响了正常学习,对此头痛的老师就只能拜托他的好友真琴。接下来的事情就如上所述,有意无意的海豚,在自己准备的狩猎场中,捕获了他一生中最大的猎物。在此以后,他们的恋情就此拉开了序幕,而他们的幸福,则一路绵延,直至生命的尽头。

评论
热度 ( 123 )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