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g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东京喰种】烦恼

ukyo:

世界观承袭前一篇约会的架空背景
古董未被CCG围剿金木带着团队回去后的日常
ps 我要榨西瓜


1.


金木研最近烦恼的事有很多。


尽管已经解散了自己的小团队带着大家回到古董追求安稳的生活,事情则不像以前还孤身一人的时候那样简单,大半年来经历了很多事,古董还是以前的古董,人却不是以前的人,最大的麻烦有两个,一是永近,一是月山。


他现在和万丈他们一起住在郊区的居所,地方很偏僻,时常能碰到从其他区流窜过来的喰种,便于捕食和躲避CCG,也因此带来第一个麻烦。


“哟。”


清早推开大门,某位不请自来的搜查官助理将蹲点位置从古董挪到了这里,笑眯眯的打着招呼,万丈愣了一下,默不作声的让开位置,于是永近英良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入了ss级喰种蜈蚣的大本营。


要是通报上去的话肯定是大功一件,可惜这个新任的搜查官助理对待工作并不怎么上心,在古董混久的他差不多摸清了20区大部分喰种的所在,却只是每日游手好闲白拿着薪水,偶尔交点“业绩”应付交差,他现在的重心完全在另一个人身上。


“英!!你怎么会在这里?!”察觉到动静的金木研急匆匆的从二楼狂奔下来,刚洗完澡的他甚至还未穿好衣服,只在下半身套上了裤子,水珠顺着他的发梢末尾一路滴淌,眼里染上了带着戾气的焦躁,出现在永近面前的人,是跟平时温顺柔和的青年截然不同的金木研。


“20区的区域,只要稍加注意以前外来喰种频繁出没的范围和现在的搜查统计对比,很容易就能找到这里,最近这几个月来托你的福捕食事件少了不少,无所事事的我除了来找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说到底这都是你的错了金木。”


永近义正言辞的把所有罪过都一股脑推到金木身上,一边暗地打量着面前还残留着少年轮廓的人,平时在古董根本不可能见到的另一面,他明白金木一直在尽量想把他以前的温和保留在永近心中,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冷漠残酷身为喰种的那一面。


可是他也根本不想看到,金木这样戴着面具伪装的样子,所以有些事是必要的。


面对永近毫不遮掩的胡搅蛮缠,金木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逐渐的从气恼软化到无奈:“英,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你要找我去古董就可以了啊,这附近那么危险你要是被盯上怎么办?”


永近无所谓的笑笑,一手拍上他的肩,看着他裸露的上身调侃道:“这不是还有你嘛,ss级大名的通缉犯蜈蚣,话说你现在果然是跟以前那个风吹就倒的小身板不一样了啊,比我去健身房的效果还好,平常穿着衣服还真没怎么看出来……”


“英!!”


从这天之后的日常除了打工和捕食,金木还多了一项护送永近回家的任务,以及还是胆战心惊的反复清理路线,生怕哪天窜出来的喰种一不留神就把永近解决了。


可外面的流浪喰种还没让他操心完,家里的第二个大麻烦也接踵而来,以往的时候月山的生活习惯可以说和永近是错开的,这个男人每日捣鼓着他优雅高尚的美学,比起去古董更愿意在装饰一新的房子里等着金木的归来,永近的每日到来却意外的激活了这只大杀器,双方所产生的碰撞是让金木根本始料未及的头疼。


2.


金木研每日固定的生活轨迹是这样的。


早晨在生物钟的唤醒下睁开眼睛,打开房门一定有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抱着衣服守候在外,尽管知道金木去古董打工会换上制服他精心挑选的服饰根本无多大意义,但月山习还是乐此不疲。


洗漱完在某个男人喋喋不休的废话中下楼,永近绝对是准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雏实聊着天的那一个,偶尔正常的情况下是所有人相互问好,迎来崭新和平的一天诸如此类的废话呸。


“金木君今天也依然是那么朝气蓬勃,仅仅是这样看着就能让我的食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月山习紧紧跟在金木身后下楼,沉浸在旁人无法理解的不可自拔的陶醉中,长时间的相处下来基本屋子里的人已经对他这样的神经质见怪不怪,但问题在于,屋子里多出的那个人。


永近英良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从沙发上蹦起来,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你这个混蛋,你是把金木当成你的盘中餐了吗?”


月山习不紧不慢的退后一步,依然保持着他那优雅的姿态,一副大人有大量不和常人一般计较的样子:“金木君无可超越的滋味,你身为一个人类当然是不可能明白我这犹如跳动的小鹿般激颤不已的心情,我宽恕你的无知。”


“其实我是喰种我也理解不了月山的品味啊……”万丈终于忍不住跟小弟们小小的吐槽了一下,另一边的永近被苦笑的金木死死拉住挣脱无果,果断改变了策略,转头开始振振有词的挑拨离间:“金木你看,把这么一个对你贼心不死的喰种放在身边,保不准哪天就狠狠咬你一口,对自己不利的东西就要尽早清除,放心你下不了手的话CCG的内部联系号码我还记得很清楚。”


“呲——”的一声,月山的赫子华丽的绕着手臂延伸了出来,赫眼内一片杀气弥漫,他缓缓舔着唇盯着永近道:“你说得对,对自己不利的东西就要尽早清除,一切想把我从金木君身边分开的人我都不会放过,虽然你的肉质跟金木君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但也不是不能勉强入口。”


“月山先生!!!”金木的赫子蛮横的从腰部冲撞出来,无死角的散布在永近身周,提防着月山随时有可能发动的袭击。


“哥哥,你们不要一大早就开始打架。”雏实急得快要哭出来,对此刻剑拔弩张的气氛很是不安,当然头一次两次她还天真的以为是多么严重的事件,到后面双方演变成日常活动,每日开始晃荡着赫子对峙的时候,已经麻木的她还能有闲暇给隔空打着嘴炮的月山和永近一人送上一杯咖啡,然后拿着课本继续请教金木问题。


事情一般在古董营业时间快到的时候都会结束,月山冷哼一声上楼,金木收起赫子和雏实万丈他们道别,拉着永近出门,听着永近不怀好意的盘算要带来对喰种专用RC抑制剂让月山好好吃吃苦头,一边要警戒着月山什么时候会冷不丁的吃掉永近,深感头疼的金木现在又只能尽力劝说着永近打消这个念头。


没课的时候永近会直接跟着金木去古董咖啡厅,有事的时候两人会在市区的街头分别,忙活完自己的事后在店里汇合,有时会去书店陪金木挑选喜欢的新作,有时也会和永近去碟店聆听音乐,更多的时候两人更喜欢像小时候那样沿着河道前行,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从晚霞满天待到繁星闪烁。


“哈哈,金木你肯定不知道,今天雏实拿着一本书询问我干柴烈火这个词的意思,我当时差点喷出来,那种不良书籍肯定是月山那个变态拿回来的,你回去要好好监督他不要带坏可爱的小雏实。”


“是,是,我知道了,不过英你一定要和月山这么争锋相对吗?”


“那是肯定,对着一个整天虎视眈眈想要吃掉你的危险喰种我怎么可能会放心,当然我知道你现在变得很有力量能够保护自己,但是啊,我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担心你。”


永近说着侧过脸,把表情埋藏在路灯的阴影中,嘴边是没心没肺的笑,语调却渐渐低沉下来,“一个人的时候,不要把所有事都放在心里自己承担,别忘了你还有我,虽然就是个战五渣,但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嗯。”


金木低着头,听到永近最后一句时憋不住笑出声,永近好心情的伸手拍拍他的头,忍不住揉乱了他那头整齐的黑色假发,哈哈笑着潇洒的冲他道别:“时间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进餐时注意节制,别吓到垃圾桶里的猫猫狗狗哦,研。”


看着永近的身影消失在人潮里,金木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脱离人流,脱离那个光怪陆离的人类世界,独自走到僻静的角落,摘下假发,戴上狰狞的口罩,暴露在外面的赫眼冷漠得看不见一丝人气,袭向同类喰种的赫子让夏日的空气中都染上了肃杀的气息。


他是金木研,他的代号为蜈蚣。


他是人类,也是喰种。


END

评论
热度 ( 111 )

© 有月不来过夜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