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永研】银之雪(短篇,甜)

红莲:

银之雪

 

带着金木逃出来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自那时起已经过了多久了呢?

英从来没有刻意去关注手机里的日历,他觉得不管过了多久都好,不想数着日子回忆那些痛苦的记忆。就让那些逝去的时间消散吧,只要不去回忆的话,不去在意的话,大概就可以当它不曾存在过吧。

其实他自己清楚地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幻想,但至少对金木而言,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虽然没有注意日期,但走在街上就能清楚地感受到来自深秋的阵阵寒风,被从树枝上吹落的枯叶成堆地扫过脚边,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啊,原来已经这么冷了”。

这依旧是个食尸鬼与人类共存的世界——猎物与猎手的世界,但这种界定很模糊,同时拥有着自我意识的两方谁都有可能变成猎物,也都会变成猎手。

他们不可能彻底地逃出去,但至少能在不停地换地方的途中紧紧依靠在一起,这种来之不易的相伴即使不是安逸的也非常幸福了。

英在自动贩售机前面稍作停留,他投进去两个一百块的硬币,从里面掉出来了两罐热咖啡。英俯下身把饮料掏出来,因为太烫了他不停地倒换着双手。

“喔呦,还真是暖和啊。”

英把两罐咖啡抱在怀里,那热度透过大衣传了过来,让他在寒风瑟瑟中觉得非常舒服。

最近才找到了房子租了下来,还没来得及买冲泡的咖啡粉,姑且用金木喜欢喝的牌子凑合一下吧,虽然咖啡粉本身就已经很凑合了。

单手把两罐咖啡抱住,另一只手拎着塑料袋,英四下环顾了一圈,确认没人跟踪之后快步闪进了小巷子。

陈旧的楼房,连搭在外面的铁制楼梯都锈迹斑斑。英矫健地一步跨过两三个阶梯,快速爬上了二楼,打开门之后他把东西放在地上,回手慎重地锁好门。

“喂金木,我回来啦!”

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左脚踩右脚地脱鞋,脱下来之后就胡乱地让鞋子东倒西歪地落在那里,英拎起东西跨出了玄关。

没有回应,英不爽地嘟起嘴大踏步咚咚咚地走向了唯一的卧室,把塑料袋和咖啡都扔在床头柜上,连外套都没脱就一把按住了在床上面壁的金木。

“为什么都不回应我啊?”

经历了钻心疼痛和惨无人道的折磨以后接受了内心食尸鬼一面的金木,原本黑得发亮的头发已经全变成了闪着银光的白发,此刻金木把自己缩成一团挤在角落里,独自一人面对着墙角低着头,英跪在床上自他身后双手搭着他的肩膀。

金木被他按着的肩膀在微微发抖,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怎样,总之金木并没有回头看他。

自从那一天开始就已经这样了。

虽然那天英明确地表示接受了金木的这个身份,但两人单独呆在一起是金木还是会下意识地紧张起来,有几次几乎是躲着英的触碰,好像英是一个多可怕的人物似的。

曾经问过他“你是在害怕我吗?”结果金木拼了命地摇头,英自己一想也笑了,竟然会觉得食尸鬼惧怕人类,还是个手无寸铁的人类,真是太好笑了。

他的脑子在那个时候怎么就不运作了呢?

“我买了咖啡来了哦。”

金木点点头,他原本就低垂着的头简直恨不得像鸵鸟一样伸到地下去。

英收起了笑容,他在金木背后稍稍皱起眉头,接着原本搭在金木肩上的两只手往前滑动,最后英从背后轻轻环抱住了金木的脖子,金木浑身一震。

英那人类的胸膛紧紧贴着已经成为食尸鬼的金木的后背,那里传来了生命跳跃的热度,英就这样用自己最脆弱的部分紧贴着金木最无防备的部位。

人类与食尸鬼,是可以共存的吗?

英把脑袋埋在金木肩膀上,闷闷地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喔,不要害怕,除了你只有我而已。”

金木由着他抱着,自己缓缓抬起头。来自背后的温度温暖而熟悉,自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在一起的他与英——他们两个人彼此都对对方了解得不得了,有时就算只有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英觉得是他在害怕吗?

在害怕那些在过去让他们痛苦不堪的危险吗?

金木碰了碰英的手,然后将它们握在手里。

我的确是在害怕着,正是因为自那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所以就更加害怕了。

英,立场而言我们还是食物与猎食者的关系,我害怕哪一天我会控制不住地把你——

“呐,今晚又该进食了吧?”

英把下巴支在金木肩上,贴着他的耳朵声音低沉地问。金木艰难地再次点点头,把英的手握得更紧了。

“总是吃食尸鬼的话是能帮助你‘进化’啦,但就口味来说毕竟还是人类的肉更美味吧?”

“没……没问题的,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嘴上这么说,现在就像这样不去在意英身上美味的气味,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英沉默了一下,然后他恢复了平常快乐轻松的语气,从金木身上弹起来去拿放在床头柜的咖啡,扔了一罐在金木身边。

“给,刚买的,还热呢。最近快要入冬了,不喝点热的东西身体会受不了啦。”

金木抓过咖啡罐一把拉开,像是在喝水一样咕嘟咕嘟地灌着,不一会儿咖啡罐就见了底。

英把喝了才一半的咖啡罐放了回去,双手插兜无奈地对金木的背影笑了笑。

“回头看看吧,我就在这里不是吗?”

金木僵硬了一下,最后还是听话地慢慢转过身来,但依旧是局促地双手抱着膝盖,活像只巨大的白毛犬一样一动也不敢动,只用一双清澈的眼睛紧张地望着英。

英叹了口气,从床头柜第二层的抽屉里把急救箱拽了出来,然后他大大咧咧地蹲下来,面无表情地盯着金木说:“伸手。”

英的眼睛就像是有某种魔力一样,金木近乎于沉醉了似的凝视着那对眼睛,情不自禁地就顺从着把两只手都伸了过去。英看了一眼,默默地把金木的左手压了回去。

“右手啦,昨天不是被你的猎物给打断了吗?”

“它早就恢复了……”

“好了,乖乖的啦。”

于是金木就乖乖地闭了嘴,虽然他知道英这么做根本就是浪费绷带,但英好像是为了让他自己安心一样地依旧认真地拉开绷带在给他仔细地缠着。被英的手碰过的地方很舒服,金木贪恋着这片刻的舒适,呆呆地看着英认真的脸。

“我会照顾你的。”英一边弄一边头也不抬地说,“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所以你什么都不用想。”

弄完之后英抬起手摸了摸金木银白色的头发,那手感真的就跟萨摩耶的毛一样柔软又蓬松,摸上去就像刚做出来的棉花糖一样,英咧开嘴像个普普通通的中二少年那样没心没肺地笑了。

“我们晚上去狩猎,现在就暂时先忍耐一下吧。”

好温暖啊。

好温柔。

真舒服,简直都快要睡着了。

金木舔了舔嘴唇“嗯”了一声,他真希望英能多摸一会儿他的头。

 

手腕上还缠着英给绑的绷带,金木戴好了面具,跟着英悄无声息地走出了藏身地,来到了巷口外漆黑的世界中。

英快速地玩着手机,他黑进了一家特殊的论坛,里面的会员百分之百都是当地食尸鬼,所以这论坛也可以说是“食尸鬼区域联盟”,用于交流CCG的信息以及哪里的食物比较好抓等等。一般的人类是没有权限注册的,但英有他自己的办法,他弄了三天才成功地顶替掉了一个已经被金木吃掉的食尸鬼的位置,混进了这家论坛里。

借由蹲点观察,英确定了今晚的行动位置,但同时他也注意到了那些食尸鬼已经发现了同伴被“共喰”掉的事实,所以行动必须更加谨慎隐蔽才行。

其实也没指望能在这座城市里呆多久,只是为了让金木吃几顿饭而已。

计划还是跟以前一样,英装作无聊的样子走进这些家伙的攻击范围,然后引这些家伙出来的一瞬间金木冲过去饱餐一顿,基本就是这样。

金木一直对这种做法心怀不安,倒不是担心英会被干掉——金木有自信能够在他们碰到英之前就解决掉他们——而是对英这种一直以来就很乱来的作风感到不安。也许英把他带在身边也是好事,至少金木能时时刻刻关注英的动向,不至于让他自己一个人干出什么危险的事来。

深秋的夜晚非常冷,英不由自主地把大衣又拽紧了一点,两只手互相搓了搓,回头对金木笑一笑:“那我上咯。”就一头朝着人烟稀少的街角走去。

英回头笑的一瞬间,金木甚至有了一种冲动,他想拉住英的手,说不要去,就到此为止吧,我一直不吃东西也没关系。

但金木把这种冲动强压了下去,他吞咽着口水,目送着英渐渐远去的身影,自己也纵身跳到了路灯上跟着英前进。

接下来的一切都一如往常——食尸鬼流着口水朝英猛扑过来,然后金木从天而降的赫子将它捅穿,心里因为这家伙竟敢对英流口水而厌恶地多捅了几下才开始进食,英默然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戴起了耳机。

我们还能持续逃亡多久呢——?

英闭上眼听着歌,冷不防脸上落下了一点冰凉,睁开眼一看,不知何时天空已经开始飘起了零零碎碎的雪花。

啊啊,原来冬天已经来了啊。

银白色的雪花在血迹上落下了薄薄的一层,仿佛是想帮助金木把尸体掩盖掉似的。金木忘我的啃食着尸体,连下雪了都没有发觉。

英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银色的雪落在银白色的头发里,几乎看不出来,或许立刻就融化了吧。

人类的手伸了过去,轻轻地给啃食着食尸鬼浑然忘我的食尸鬼拂去了头发上的落雪,尽管那头发已经变得潮乎乎的了。

银白色的世界之中,英轻轻地笑了。

end

评论
热度 ( 74 )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