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炼金师的黄金(恺楚)

子路不说:

中秋节快乐!

-战了一段时间的魔性CP,归根结底我还是一个恺楚脑残粉

-炼金师×龙AU

-想写出萌萌哒童话风,不过感觉怪怪的

-梗来自于《尼古拉斯的遗嘱》中的一句“你要给我们苍老的龙喂食黄金。”关于这句话是怎么被揪出来的……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个机智的方法来解决缺梗烦恼!请走进书房,随手摸出一本书,随手翻开一面,就把那一面第一句话拿来当梗写吧!即省时省力,又新奇有趣,还能开拓思路什么的,是不是超级妙!

-食用愉快。


        地下室中那头苍老的龙上周死了,而加图索家的长老们很快又弄来了新的一头。

        恺撒隔着坚硬如岩石的木门窥伺那头新来的龙,它整齐光滑的鳞片漆黑如夜,而它的双眼则是夜幕掀起后初升的日轮。

        他们说它来自遥远的东方,生于盛产黄金、香料与丝绸的富饶国度,被用钢索和麻醉药囚禁着运上货轮,漂洋过海来到意大利。

        “意大利是个很棒的国家,这里没有东方瑰丽的瓷器和丝织品,但世界上最盛大的阳光永远照耀着这片土地与它的人民。”

        恺撒踮起脚从木门上方的小窗里望进去。

        “可惜你看不见,你只能生活在隔绝了光和风的地牢里,直到燃尽生命。”


        以炼金术著称的加图索家族,他们收集铜铁银器或其它平凡的金属,用龙的吐息一次又一次杀死它们,最终得到纯粹的黄金。那些灿烂的金块,明亮而耀眼,像半融化的黄油一样摆在箱子里,等待着被人交易出去,换回稀有的珍宝,抑或并无实体的权力与地位。

        恺撒靠在拐角的墙上,看着又一批炼好的金子从地下室里被运出来。等待族人离开,他放轻了脚步靠近那扇封闭的木门,黑色的龙盘在巨大的空间里,头颅低垂,眸光黯淡。

        这样的情景让恺撒有些难过,他喜欢那头龙的眼睛,它们那样美丽,就像有人将阳光、金块和成熟的小麦融在了一起,凝固成完美的球体。

        而现在这双眼睛的光芒衰弱了,这一定有什么原因,或许是疾病或许是饥饿。恺撒皱起眉头猜测着,他自己往往会在这两种状态下提不起劲来,所以龙大概也一样。不过龙似乎是天生就远离所有疾病的,它们的鳞片能抵挡任何侵蚀,即使是人类最猛烈的炮火和最锋利的剑。

        那就是饿了吗?


        楚子航从浅眠中被吵醒。它睁开眼疑惑地看向门口,那里站着一个人类的孩子,他有着和囚禁他的人相同的金发与蓝色眼睛,却没有那股充满着腐臭的贪欲。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那儿,就令楚子航想起了它故土南端的热烈阳光、东面的壮阔海洋、西方的连绵山脉和北地永不止息的风。

        那个孩子在楚子航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靠近它,将他抱在怀里的一大堆东西慢慢放在地上。

        一袋小麦,十二块白吐司,三个金砖和七根木柴。

        男孩仔细地将这些东西摆整齐,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铁盒来,和吐司并排放在一起。

        “你的眼睛看起来有些灰暗,这让我很难过。”男孩仰起头,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阴影,“我猜你大概是饿了,可我不知道龙会吃些什么,就尽量多找了一些东西带来,我想总会有你能吃的。”

        小麦和面包楚子航是认得的,那是人类的食物。可……黄金与木头?这个国家的人难道也会吃这些东西吗?

        楚子航伸出爪子搭上码得整整齐齐的金砖和柴火,把它们往男孩面前推了推。

        男孩心领神会:“你的眼睛是金色的,你吐出的火焰也是金色的,所以我想你或许是因为喷出了太多的火焰才使得双眼失去了光芒。但我不清楚龙用什么来点燃它们的吐息,便带来了你炼出的金块,它们比不上你的双眼但也足够灿烂。至于这些木柴……”他摸摸脑袋,看起来有些难为情,“这是工人们刚刚烘干准备拿到厨房去的,我见过它们在炉子里燃出怎样热烈的火苗,我想它们也能同样帮上你的忙。”

        说完了这些话,男孩又弯腰拾起他先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的小铁盒,“啪嗒”一声打开了盒子,露出里面一粒一粒黑而亮的小圆珠。

        “这是父亲从南方为我带回来的巧克力,它们苦涩但也同样甜蜜,我很喜欢。”男孩努力把小盒子举高,生怕楚子航因为光线的昏暗而看不清,“或许对你来说分量有些太少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尝一尝,毕竟我听说你原本的国家是没有可可树的。”


        如巨井般的地牢墙壁上燃着一圈又一圈的火把,一个男孩此刻正站在这口井的最深处,絮絮叨叨地和一条安静的龙说着话。这般奇异而祥和的景象足以令任何一位画家激动到握不稳画笔。

        楚子航盯着那个孩子与他带来的礼物,心中第一次生出想要同人类交流的欲望,可它过于修长的颈项使它除了悠长的龙吟什么也说不出来。有些焦虑地用尾巴在石砖上扫来扫去,楚子航最终垂下了头颅,小心地蹭了蹭男孩的手臂,温热的呼吸撩起他的金发。


        恺撒被龙突然的动作撞得踉跄一下,不过他能感受到这个庞大巨兽温和的善意,他伸开双臂拥抱它,亲吻它脸上的鳞甲。不过令他失望的是,龙最终没有接受他带去的食物,小麦和面包它没有吃,黄金和木柴它也没有动,对于铁盒中的巧克力它倒是凑近了轻嗅两下,似乎有些好奇,可最终也没有送进嘴里。

        “好吧,你大概不爱吃这些。”恺撒又重新把那堆东西抱进怀里,眉头拧得紧紧的,“可你究竟吃些什么呢?我从没见过有人往你这里送过除了金属以外的任何东西。你难道吃金属吗?”

        龙摇摇脑袋,金黄明亮的眼睛温柔得像月亮。

        “你总不能不吃东西。算了,我回去再好好查一查吧。晚安,希望你能尽快恢复活力。”

        恺撒走出地下室,木门在身后自动合上,再次将龙与世界隔离开来。


        龙族确实是不需要进食的。它们诞生于海洋、天空、火焰与大地中,被整个世界伺育着。只要风仍在吹拂,它们就不会停止呼吸;只要水仍在流动,它们的血液就不会干涸;只要火焰仍在燃烧,它们的身体就不会冰冷;只要土壤中仍有种子能发芽,它们的心脏就跳动如初生。除了时间与它们自己的利爪,这世上没有任何事物能杀死一条龙。


        “我想我查到了。”

        过了没多久,又或许对人类而言已经是很长时间了,当男孩再次推开木门出现在楚子航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出落得高挑挺拔,面部轮廓如雕塑般俊朗。

        “你需要风,当风拂过你的骨翼,你才能飞翔。你需要阳光,当阳光照耀你的身躯,你的双眼才能被点亮。”

        青年慢慢走近楚子航,张开手臂像九年前一样拥抱它,亲吻它的面颊。

        “你需要自由。”

        他的金发顺垂如丝,蓝眼睛里藏着融冰后的海洋。这个人类年幼时曾让楚子航回忆起自己的故土,而当他长成一个男人,他的身躯与面容令楚子航想起三十三重天上的神灵。

        “我知道这会使我失去你,可你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你应该用那双钢铁般的翅膀划开天地,而不是像一片落叶一样枯萎在这里。”

        男人一遍又一遍地吻上楚子航的眼睑,一遍又一遍。

        “再见,我的太阳。”

        说完这句话他便退出了地牢,木门像往常一样合拢。楚子航偏过脑袋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一切,它将下颚贴在地板上,试图从木门上的小窗看出去。还未等他调整好角度,猝不及防间,大地震颤,光影缭乱。地牢石壁上沉淀了千百年的符咒缓缓扭曲、失效,地板下埋藏的炼金矩阵中的水银断流,犹如活物的光芒顷刻消失,只是普通的锁链和岩石根本不足以镇压一头年轻强壮的龙。铁与石在龙焰中像泡沫一样消失,只留下几缕青白的烟气。

        利爪嵌入石壁,楚子航飞快地从地牢中爬出,加图索庄园广阔碧绿的草坪已是一片狼藉。它在柔软的青草上打了个滚,而后才站起身来用力振动翅膀。风鼓满它的双翼,龙啸在云层间回荡,像是雷鸣,是王在天地间为自己高唱的凯旋曲。

        楚子航睁大双眼,意大利于他而言仍是一片陌生的土地。这里没有茶叶的清香,没有以纱掩面的闺阁小姐,也没有发与眼都幽黑如它的鳞片的人类。但这里有着一个它在漫长生命中从未见过的、高贵而纯洁的灵魂。

        它半敛起翅膀,降低了高度在庄园上空盘旋,围绕着归还它自由的男人。楚子航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它想用它所知道的最美好的东西来称呼他。

        最美好的是什么呢?比金子还要昂贵,比神还要值得敬畏。

        啊,对了,就这样称呼你吧。

        我的爱。


        恺撒站在一片砖瓦间仰望蓝天。加图索家的宅邸在龙逃离时被损毁了大半,他却对此毫不在意,目不转睛地看着空中翱翔的黑色飞龙。那双灰暗多年的眼睛正燃烧在意大利的盛大阳光下,纯粹而滚烫,像是液态的黄金,像是凝固的火焰,夺目耀眼堪比日月。

        为什么?

        龙无法使用人的语言,但恺撒几乎能从它呼出的每一丝气息里捕捉到它的困惑。

        “因为我是炼金师呀,”恺撒扬起双臂,这副姿态仿佛是要拥抱整个天空,“我一生的愿望就是炼造出最纯净的黄金。”


        炼金师恺撒·加图索这一生最伟大的作品,盛在一头龙的眼睛里。

END

评论
热度 ( 239 )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