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g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及时雨

。。。。。。:

堀鹿R-18。人物OOC严重。不能接受BG的H的同好千万不要点进来。

另外为了不带坏同好们的三观。请不要学习文中堀鹿的做法,在读高中时期请不要贸然和自己喜欢的人H。即使读了大学也不要。

在看文之前请务必先看这一段话:

这篇文章的产生源自漫画版第54话以及在豆瓣上看到的一篇月刊少女野崎君的影评。那篇影评让我意识到堀之所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鹿岛是因为【一直以来他把鹿岛当做男性了】。很明显的例子就是他经常会提醒自己【这家伙好歹也是女孩子】。没有异性的意识又怎么可能去用看待异性的眼光去看待鹿岛呢?而对于鹿岛来说也是同样的,每一天都把学长看做是想穿高跟鞋,想被别人当做公主疼爱的人,因此她只是敬重学长,但也并没有产生恋爱的感觉。

而第54话为什么能让堀脸红。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听了鬼故事后感到害怕的鹿岛露出了女孩子的柔弱的一面。于是学长立马觉得鹿岛可爱了有木有!所以说这篇文的出发点就是,让学长意识到鹿岛是个女孩子。而同样让一直想要把学长当做女孩子的鹿岛重新产生学长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孩子的意识。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才能真正的感觉到对于对方的好感是喜欢。

其实只是为了开小号写H,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以上全部理解,并接受OOC的学长和鹿岛的同好请阅读下文。


  • (I)

站在黑板前的堀政行将手里捏着的六张票放在了桌子上,扫视了一圈盯着他看的部员以及坐在角落里调戏着女性部员的鹿岛,清了清嗓子:“今天话剧部的指导老师给了我六张邻市大剧院的最新话剧演出的票,让我选拔五名同学,带着他们一起去观看这次演出。观看这次演出旨在学习专业演员的演出技巧、舞台表现力等等。当然,这个剧团以舞台灯光和大道具制作以及精细的化妆而出名,这些方面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停顿了一下,他望着正在对身边女生甜言蜜语的鹿岛游,深深地皱了眉。

不行,现在是话剧部的例会时间,不能被那小子分了心。他在心里给自己敲了三遍警钟,强忍住想要把手中的黑板擦丢到鹿岛头上的冲动,再度开了口:“这次的人选我已经定好了,因为这个剧组的道具布景和灯光都制作层次都十分考究,值得我们学习,因此这次大道具组选拔藤井同学,灯光组选拔田中同学,演员组考虑到这次一年级新入部的同学比较多,希望给他们一个了解话剧的机会,因此选拔新田同学、立花同学和宫野同学。”

“时间是明天下午放学后的部活时间,在校门口集合,我们一起坐新干线过去。届时我会……”

“我呢我呢!部长怎么这次活动怎么没有我?”

人群的最后一排,熟悉的藏蓝色脑袋冒了出来。左拥右抱的鹿岛腾出了左手,笑眯眯地指着她自己。但是那一脸笑容可掬的样子在堀政行看来简直是可恶极了。

“你刚才没听我说的吗!这次要给一年级新入部的演员组的同学一个了解话剧的机会。这次没你的份。”

“呜呜……学长太偏心了。根本不把我当做你可爱的后辈。”

“……想要被我当成可爱的后辈就先把话剧部活动出勤率提高上去!”

“我这个学期的出勤率是百分之百啊部长!”

“要不是我每天都把你踢过来你的出勤率是百分之零好吗!!”

堀政行刚把这句话吼出去就发现自己又激动了。他心想这样不行,自己还要维持自己作为话剧部部长的颜面,于是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从脑海里搜索自己被鹿岛打断了的思路。然而大脑却在关键时刻宣布了罢工,原因在于他在第一时间看到得知自己明天无法一同外出观看表演的鹿岛游含情脉脉地执起身边女部员的双手,优雅地吐出:“难得抽出一天可以挑掉话剧部的活动,请务必允许我陪伴着公主殿下共度明天的黄昏时光。”

于是堀手中的黑板擦还是发挥了应有的效力。

“鹿岛!明天下午你和我一起去邻市看话剧演出!不准又翘掉!!”在鹿岛的前额被黑板擦击中的同时,堀又把头转向那位被迫退出明天活动的一年级的学弟,“那个,宫野,不好意思,下次有机会一定会优先考虑你的。”

在对宫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和表情都十分真诚,但是心里却在打着“这样鹿岛就无法在自己注意不到的地方翘掉社团了”的如意算盘,完全没有注意到被黑板擦击中以后连带着椅子仰面跌倒在地板上的鹿岛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每次邀请公主殿下们和我一起共度时光,学长都会气不打一处来。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拍掉额头上的粉笔灰的鹿岛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词——“嫉妒”。对的,学长一定是嫉妒了!

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勾勒出躲在墙角凝视着被众多女孩环绕的鹿岛的堀学长的寂寞身影。

“什么嘛!我也想成为那些女孩子中的一员,被鹿岛王子说着那样的情话逼退到墙角……”

每天都随身携带喜欢看的少女漫画,做梦都在希望自己成为舞台上的公主,比起商场里销售的时装短裙更喜欢制服的裙子,渴望被公主抱——诸如此类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学长他是嫉妒那些每天被鹿岛“宠爱”的公主们了。

得出如此令人信服的结论的鹿岛游觉得自己简直聪明得像是夏洛克•福尔摩斯附体。


  • (II)

从邻市的音乐厅看完表演出来就开始下雨。起初雨势并不算大,零零星星的冰凉雨丝打在脸上倒也是一种享受。但是当六个人一路小跑到新干线的车站的月台上时,地面的积水已经开始淹没鞋底。噼里啪啦拍在地面上的雨滴在地面上接连不断地溅出白色的水花。

堀刚想扭头对身后几位部员说出:“好在总算是赶到车站了,马上就能回去了”的安慰话语时,车站的广播员的声音就伴随着窗外的骤雨声在大厅里回荡起来:“由于天气原因,铁路运营线的积水过多,今晚通往X市的新干线列车停运。列车组工作人员对于给在旅途中的您增添的麻烦表示歉意。”

于是他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毕竟今晚估计是无法赶回家了。

几个人商量以后都觉得既然无法回家,就暂时先在当地找一家旅店住下。否则这样一身狼狈地淋过秋夜的冷雨后又四处闲逛,势必是会引起重感冒的。好在离站台最近的旅店就在几百米开外的地方,几个同学认准目标后都发挥了百米冲刺的精神,在几十秒之内克服身体的极限冲进旅店的大门。

扑面而来的是店内伴随着橘色灯管的温暖气息,年过花甲的店长婆婆将六位高中生身后的店门关上之后,秋夜的雨和外界的喧嚣像是被隔离在了遥远的另一个世界。

是一家民办旅店,在漆黑的雨夜里的灯光像是等在远方的家一样让人充满了归属感。这让堀政行很安心。他于是率先开口问道:“今天下了大雨,我们本来打算乘坐的回到X市的电车停运了,所以不得不在这里借宿一晚。请问有三人间吗?”

对于三男三女的组合来说,两个三人间是最好的选择。

“没有三人间呢,只有标准双人间和大床房。”

“那……四个标准间要多少钱呢?”

“一间标准双人间的价格是5000円,四间的话是20000円。”

听到这样的回答,堀政行有些为难地说道:“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啊……”

“部长,这种时候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呀!来来,我这里有3000円,是之前打算用来请公主们一起吃芭菲的钱。”

鹿岛活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随后室内的空气流动了起来,“嗯就是的嘛,不能让部长一个人出钱,我这里有2400円”,“我出1500円”,“虽然没带多少钱,不过我口袋里大概还有800円可以贡献出来的样子”的声音在小小的店铺里此起彼伏着。

但是当最后所有的零钱都被放到堀的手中的时候,他遗憾地发现还是不够。

12500円,甚至连三间客房的钱都付不起。更何况他们是三男三女——不得不住四间客房的最糟糕的组合。

“这样的话,三间大床房的钱倒是够用。”店长婆婆望着陷入苦恼的六个人说道,“大床房的价格是4000円一间。你们正好是四个男孩子,两个女孩子,凑合在一张双人床上睡一晚也可以呀。”

店长婆婆明显是误会了鹿岛的性别。

但是也只能出此下策了,柜台前堀于是再度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的另外五名同学:“那就暂时这么决定了。我们今晚只能付得起三间大床房的住宿费,因此只能委屈各位同学了。原则是尽量男生和男生住在一起,女生和女生住在一起。而最后剩下的那一男一女了只好将就一下了。对于谁想和谁住在一间屋子里,大家都有什么想法吗?总之先听听女生这边的安排吧。”

“我要和鹿岛君住在一起!”

“你少来了!之前在新干线上就是你挨着鹿岛君,剧院里也事先抢到和鹿岛君并排坐在一起的票,这次该轮到我了!”

堀政行显然低估了女生这边选择房间的困难程度,新田和立花两位学妹各自揽住鹿岛的一只胳膊,开始为谁能和鹿岛分到同一间房间打起了嘴仗。

堀觉得自己失误极了,他怎么就忘了一年级学妹加入话剧社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能够接近校园的王子殿下呢?现在这种同宿的大好机会到来,这些如狼似虎的学妹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

更何况引发这场争夺战的始作俑者还站在两个女生中间带着一脸享受的笑容挑起事端:“公主殿下们,无论和你们当中的哪一个分开,我都会感到深深的痛苦,所以无论最后能够有幸和谁睡在同一屋檐下,我都会欢迎另一位姑娘在半夜光临我的房间,与我一起共度良宵~~”

“不要啦!人家想要独享和鹿岛君在一起的时间~”

“讨厌!鹿岛君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堀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出面阻止,话剧部就要在他担任部长期间颜面扫地了——毕竟在外人看来这就像是一个品行极端不良的男性部员仗着自己的英俊容貌借机同时勾引两位姑娘和他搞3P。

“鹿岛你给我站出来。今晚女生这边就定下来了,立花和新田住在一起。鹿岛的分配待定。”

给出分配结果的堀强迫自己无视了女生那边的抱怨声,又将目光转移到了两位男同学脸上:“那么男生这边有什么想法吗?”

在他提出这样的问题的同时,鹿岛又十分开心地凑到了男生堆里。

“我们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啦,哪两个人住在一起都行……再怎么说鹿岛也是女孩子,总觉得和她分到一组真的是赚到了呢。”

听到对方这样的回答,堀终于把目光转向了挤在男生中间的那个安详地笑着的家伙。

因为外套全都湿透了,所以已经被她脱了下来,顺手搭在了墙角的沙发上。现在身上穿的最后一件洁白衬衫也早就被浸透。紧紧地贴在少女的肌肤上,勾勒出一条属于女孩子的柔软弧线。头发上的水不停地顺着鬓梢蜿蜒滴落,因为刚刚在雨夜里疾速奔跑的缘故,现在少女的脸上一片健康的红润,连湖绿色的眸子在被雨水浸润后都显得更为灵动了。他不敢把目光往下移,因为被雨水打湿的藏蓝色裙摆紧紧地贴在女孩的大腿根部,那样光滑的皮肤和柔美的线条让人无法不陷入联想……

头一次看到这幅模样的鹿岛的堀愣住了。

这是堀政行平生第一次因为鹿岛的演技和脸以外的东西而愣住。

想要把对方揽入怀中的莫名冲到让他的身体燥热起来。

太糟糕了。

这样的感觉连自己也不明所以。明明另外两个学妹也是相同的模样,可是一旦意识到鹿岛是“异性”,内心深处就开始滋生出一股不一样的情绪。

他开始后悔起自己刚才没把她和女孩子分配在一起的失误决定了。但事情既然已经说出口,怕是想要再更改也难了。

但是鹿岛对此时此刻的自己的模样似乎毫无知觉。少女没大没小地和另外两个男生开玩笑的样子实在太让他担心了。但这种不安似乎早已超出了为人父母般的担心,另一种莫名的灰色情绪开始在内心深处滋生。

而同时,在和男生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鹿岛也感受到了学长投来的超出以往的炽热目光。

呜啊,今晚的学长怎么回事?目光简直热切得让人觉得仿佛全身都被紧紧缠住一样。

被堀的目光的缠绕得快要窒息的鹿岛在心底无声地嚎叫着,然后在望向两位想要成为公主未遂的一年级学妹的同时,她突然得出了如下结论:“学长他一定是想要和我住在一起,享受被当做公主宠爱的待遇。嗯嗯,难怪刚才看到两位学妹争抢我的时候那么气愤呢,学长的心思我懂了。今晚这个小小的心愿就让我来替你实现吧!”

于是不等堀说出下一句话,鹿岛带着能使背景开满闪亮网点的笑容举起了手,那样子就像是平时话剧部活动分配角色之后的举手发言一样稀松平常:“我想要和部长住在一起。”

堀政行记得当时的自己鬼使神差般地点头答应了对方。


  • (III)

鹿岛将房门在自己身后关上,接着用身体抵住客房的大门。用充满暧昧的目光扫视着堀的全身上下。但是感受到鹿岛目光的堀却不解风情地转了身,甩下一句:“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鹿岛。”就兀自一人走到双人床边,掀开被子,准备躺下。

原本打算让学长圆了公主梦的鹿岛感到自己的计划全都乱了套,她颇有些不甘心地也跟着学长一起走到了床边,心想机会难得,自己绝不能放过这样一个和学长独处的夜晚。于是将自己的嘴唇贴近堀的耳廓,用轻佻的口吻说道:“学长,你想要让我成为你一个人的王子的心情我懂了。今晚的我,就做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王子吧。”

湿软的气息轻轻地喷在堀政行的脸颊上,这样突如其来的暧昧言语和情色的行为让本来就在拼命克制自己冲动的堀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向了她。在那静止的一秒钟内,凝视着彼此的两个之间沉默得就只剩下了窗外大雨敲打着玻璃的声音。

这样漫长的沉默让她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她进一步贴近堀学长。然而动作刚刚进行到一半,手腕就被堀抓住了。

抑制住内心深处的某种冲动,他咽下一口口水,再度板起面孔吼道:“不好好睡觉在这里瞎闹什么!你好歹也是个女孩子,有点身为女孩子的自觉好不好!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轻佻举动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哎?学长又不是那样的人。”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你瞧,学长有很多次和我独处的机会啊,上次合宿的时候不是还睡在一起了吗?但是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呀。后来还好好地把我送回去了呀。”

“那是个意外!”那时候还没产生你是一个异性的自觉好吗。

“那次带着牛头面具送你去保健室也没出事呀?明明是独处的好机会!”

“那天我睡眠不足!”

“学长你真是奇怪!为什么要如此迫不及待地承认自己是个如狼似虎的色情狂呀?”

“……”也是,他这么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对她图谋不轨的男人干什么。

仔细思考后的堀终于平静了下来,将视线重新固定在眼前的女孩身上,重新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年龄的男生都是很危险的,你有点自觉好不好。”

“自觉什么的我本来就有啊,之前也很防范那个学弟……是叫若松吧?还有即使和御子柴走得很近,但是我从来没有和他发生过身体上的接触。毕竟他们都是男生呀。”

“……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会频繁地和我发生身体接触,是因为你不把我当成男性看待?”

“说起来……在我心里,小堀学长是值得人尊敬和喜爱的前辈。”

“仅此而已?”

“除此之外……难道小堀学长不希望我把你当做女孩子看待吗?我知道小堀学长你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渴望着被人当成公主来宠爱的!这个秘密我替你保守了好几个月了,之前给你买的裙子你还满意吗?”

结果忍耐了半天的堀政行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用膝盖朝鹿岛的腹部撞去。挨了一脚的鹿岛吃痛地哀嚎一声捂起腹部,然后靠着堀政行的身体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为什么鹿岛总是会意错他的意思!但这次让他更加气愤的是,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鹿岛并没有把他当做一个男性看待。混杂着不知是失望还是愤怒的情绪,他又差点鹿岛身上补上一拳。

因为堀是个在社团里干体力活的,一不留神就用力过度。意识到自己下手过重的他有些自责地扶着鹿岛坐在了床上,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脑袋放在了枕头上。当他摆正了鹿岛的脑袋之后才发现鹿岛不知何时把双手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他于是停止了动作,索性端详着闭着双眼躺在他眼前的鹿岛姑娘。

窗外不知何时开始打起了闪电,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整个城市的面目都显得狰狞了起来。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两个人的姿势十分暧昧。放平鹿岛的脑袋后,堀就顺势将两只手分别支撑在鹿岛脑袋的两边,他的身体遮住了从背后投射过来的灯光,在鹿岛的身体上投射出一片阴影。

下一秒,雷声大作。

鹿岛像是受到惊吓一样从疼痛中张开了双眼,勾住学长颈部的双手的力道更重了。于是堀被这样的力道牵引着,贴近了鹿岛的脸庞几寸。

四目相接的那一刹,两个人的心都漏跳了半拍。连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渐渐急促了起来。

像是为了缓解尴尬似的,感受到鹿岛的颤抖的堀突然说道:“没想到你还挺害怕雷声的?”

“那、那还不是那次放学以后学长给我讲鬼故事的缘故!说什么‘雷公会在打雷的时候吃掉女孩子的肚脐’……都怪学长你!人家才会那么害怕……呀!”

鹿岛的后半句话尚未吐出,雷公便迫不及待地再度击响了挂在他腰间的重鼓。被惊吓到的鹿岛吊紧了前辈的身体,因为恐惧而紧闭的双眼眼角渗出了泪水。

原来是那次陪着野崎取材的夜晚时候编的鬼故事啊,没想到那次的鬼故事竟给鹿岛留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象。

可是不知怎地,他却觉得这样被雷声吓得有些颤抖并缩在他身下的鹿岛十分可爱。他不禁深深地凝望起鹿岛的脸来。除却藏蓝色的秀发以及有神的双眸之外,他突然发现她因为害怕而有些微皱的眉宇之间还透着某股灵气,细密的长睫毛更是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越是意识到身下的人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越是想看到更多鹿岛害怕或者害羞的样子了。

带着这样不知名的玩味心情的堀,在再次睁开双眼的鹿岛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将手移到了鹿岛的下巴上。在将少女的下巴轻轻抬起到一个适当的角度的同时,他将自己的脸凑了过去,问道:“现在还在抖吗?”

“当、当然的吧!”就算没有雷声,学长这么做也没有人不会发抖吧。

“……那这样缓解紧张怎么样?”

“哎?”

在鹿岛能够说出下一句话之前,她所能够看到的就只有放大了数倍的堀学长的脸。下一秒,猝不及防地灌入口中的学长的滚烫气息让她无法呼吸。


  • (IV)

带着自己身为男孩子却没有让鹿岛产生自己是异性这种意识的不甘心,堀政行加深了对于眼前学妹的亲吻。

明明直到这个雨夜才意识到鹿岛是个不折不扣的异性的自己已经够迟钝的了,为什么这个鹿岛游能够比自己还要慢半拍呢!

他有些愤懑地用自己的舌尖勾住了少女有些退缩的舌头,进而品尝起了少女的味道来。愈是品尝,少女那清甜的味道愈是勾留在他的舌尖,让他无法自拔。舌头就这样打了麻花结,呼吸也连带着急促了起来。他攫住了少女的后脑勺,而对方竟也勾住了他的脖颈。

人生之中第一次品尝初吻的两个年少人终究是沉醉了。而堀头一次知道,少女的唇瓣竟是那样的柔软。

他短暂地松开了对方,给予对方以呼吸的机会,然后没有享受够接吻的他再一次将嘴唇凑近对方的脸颊。

谁知鹿岛却把头别开了。

他眼中的少女别扭的把头偏向了一旁,目光始终不肯与他交叠,但是脸上无法褪去的红润暴露了女孩的内心。

“学长这样太狡猾了……”

良久,鹿岛终于出了声。

“为什么这么说?”

“这样下去我就没办法继续把堀学长当成公主殿下了呀。”

鹿岛说着,脸上的殷红又加深了几分。现在的她已经无法把眼前这个人和那个脑海中躲在舞台幕布后面哭哭啼啼想要演女主角的小堀学长联系到一起了。

藏蓝色的秀发散落在洁白的枕头上,嘴唇因为接吻而有些充血,显得比以往要红润几分。锁骨因为她偏过头去的缘故显得格外显眼。衬衫上的纽扣不知怎地崩开几颗,露出了胸部若隐若现的肌肤。

“我从不希望你把我当什么公主殿下。”

“可是!学长你明明一直随身带着少女漫画,而且还……”

“那是你的错觉。”堀打断了她,“虽然我也一直都没有意识到在我身边的你是女孩子,尽管总是反复提醒自己,但却没有真正地把你当做异性看待。”

“那为什么刚刚要接吻……?!”

“因为在今天晚上我突然意识到了。”

“哎?!”

因为过于吃惊,鹿岛再次将移开的目光重新投射到眼前的学长身上。

“意识到你是女孩子以后就无法用以前的眼光看待你了,也因此……更加无法容忍你用‘非异性’的眼光看待着我。所以说你呢?现在是如何看待我的?”

“拜学长刚才那个接吻所赐……”鹿岛闷闷地作答,眼神又飘忽不定起来,“我也……”

此时此刻的鹿岛的目光早已找不到落脚点。在被堀的双臂和身后的床制造出来的狭小空间里,她感到十分不自在。然而堀却丝毫没有移动的意思,只是定定地望着她,带着先前在旅店柜台前时的那种目光。

她突然明白了当时露出那样热切目光的学长并不是渴望被当做公主。相反,那是男性对于女性的渴求的眼光。而自己竟然还傻乎乎地以为他是想要听自己用王子的身份对他甜言蜜语。

太愚蠢了啊自己!早知道就不该自告奋勇地要求和学长共处一室了!早知道就不该在共处一室的时候还说出那样挑逗的句子了!

想到这里,心烦意乱的鹿岛不由得浑身燥热起来。

而鹿岛的举动却在堀政行的眼中显得愈发可爱。他从没见过她害羞得有些不知所措的一面。他从没见过她女性化的一面。粘着自己的那个大大咧咧的鹿岛王子不见了,在女生们面前风度翩翩的鹿岛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在躺在自己身下因为意识到自己是个男性而害羞起来的鹿岛学妹。

他为什么没有早些发现她竟然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要是早发现的话,他肯定不会容忍御子柴等人在她身边随便乱晃了。

窗外的雨依然没有停。

他把她的头扳了过来,强迫她把目光固定在自己脸上。

“可以继续下去吗?”他问。

“我不知道……但并不讨厌学长刚才那样……”

得到这样的许诺,堀将鹿岛的衬衫上最后几粒纽扣解开了。在帮助对方褪去上衣的同时,他又一次含住了对方的嘴唇。

手指触碰到对方胸前的突起,这让双唇交叠的鹿岛浑身一颤,嘴角漏出一丝有些沉闷的呻吟。那样的声音让他想要看她更多害羞的样子,于是轻轻拨弄起女孩的乳头。

“……啊……哈……”

鹿岛无法抑制地在堀的身下发出了轻声的呻吟。初次被异性触碰的体验本身就让人紧张而兴奋,尤其一想到那个人是自己相熟的前辈,害羞的心情就让她更加难耐。

平日里自己最敬重的前辈正在渴求着自己。在被渴求的同时,他正牵引着自己逐渐接受他的全部。

这样想着的鹿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温度逐渐滚烫了起来,原先逃避式的接吻也逐渐因为自己想法的改变而变得可以接受了。渐渐地,她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开始主动回应起对方。

“……学长……”

听到鹿岛带着喘息的声音,堀抬头望向眼前眼神都带了迷离的学妹。啊,为什么现在他才意识到,明明屡次从她自己的口中问出,他从来都只肯给出否定的回答。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无论是表情,还是容貌,无论是声音,还是身姿,无一例外地都那么可爱。连隐藏在大大咧咧的表面性格之下的少女心,都让他的心脏会漏跳三拍。

平日里没大没小的亲近明明在以前的他看来不过是寻常的朋友之间的举动,而今却因为对于眼前人感情的变化而显得充满了暧昧——她抱着他的胳膊在自己身上蹭,她扶着他的双肩半蹲着躲在自己的背后,她解开牛头面具时面色红润,眼神如同水波般荡漾着。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口:“鹿岛太可爱了。”

他并不知道,这样的句子对于鹿岛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听到自己期待已久的“可爱后辈”的身份被认可,鹿岛的眼泪不受抑制地从眼角沁了出来。

看到怀中的女孩突然因为自己的话语流下了眼泪,堀有些惊讶地瞠大了眼睛:“怎么了,鹿岛?为什么哭了?”

“因为学长总算承认我是你最可爱的后辈了呀!”

“……岂止是可爱的后辈。”

“哎?什么意思?”

“……可爱到让人不止想要让你单纯地做我的后辈。”他扭过头,说出这样语句的同时竟也会觉得有些害羞。

“前、前辈,什么意思……?”

但他却没有再回答她。

接下来,堀突然把脸再度凑近了她,带有男性气息的气流喷在了她的脸上,使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然后,湿软的触感并没有如她所料地落在她的嘴唇上。相反地,堀贴近了她的眼角,轻轻舔掉了她的眼泪。

接下来,她感觉到原先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的体重突然消失了。她正有些惊讶地睁开双眼,才发现脱掉天蓝色衬衫的堀已经起身移动到了少女的腰部。

堀政行解开了对方制服短裙的拉链,当制服的短裙被顺着大腿褪下的同时,鹿岛修长而洁白的腿完全露了出来。似乎是个意外,今天的她并没有穿以往那条平角短裤,取而代之暴露在旅馆空气中的,是一条纯白色的女士内裤。

手指顺着鹿岛大腿内次的曲线自下而上地滑动着,在大腿根部停留了下来。有些瘙痒的触感让鹿岛再次发出了呻吟。

好烫。这便是堀政行的第一感觉。即使在距离内裤两厘米的地方,都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体上散发的热气。内裤早已全部湿透,透过紧紧贴在少女皮肤上的洁白布料能够看到少女蜜xue的形状。

“已经这么湿了吗?”他想,然后将目光移动到了对方的腿上。

好喜欢这双腿——这是他的第一想法。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不受控制地用一只手握住鹿岛的小腿,而另一只手固定住对方的大腿根部,随后,将头埋入对方的大腿内侧,在光洁的皮肤上吮吸了起来。

象征着所有权的红色吻痕被留在了少女的身上,可是仿佛还不够,还想要看到她更多的样子。堀于是抬起了头,将双手移动到鹿岛内裤的上。

“……啊……呀……”感受到对方的手隔着内裤的布料在蜜xue洞口反复描摹着的鹿岛因为过于舒服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从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从自己口中流泻而出的鹿岛既困惑又害羞。加之堀把手指轻轻按在了她身下的某处有节奏的反复摩擦着,因此她不受控制地感觉到腹部流窜起了一股暖流,酥麻感从下身逐渐蔓延至全身。

全身的感官像是被点燃了一般,仿佛只要被轻轻触碰就会产生奇怪的感觉。

而一想到带给自己这样的感觉的人是堀学长,身体的敏感程度就变得更加深刻。像是不受控制一样,更多的液体从她的身下涌出。

就连隔着内裤,都可以听到下身被堀学长的手指反复摩擦而发出的水声。

来不及因为这样的声音而感到害羞,堀就将她的内裤顺着大腿的曲线退了下去。在内裤被褪去的同时,她感觉到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透明液体也一并顺着腿部的曲线蜿蜒而下。

出于身为女生的自我保护意识,她用手挡住了自己暴露在堀眼前的私密区域。

但是堀学长却用左手握住她两只手的手腕,固定在了床上的某一角。她扭动着企图挣脱,可到底是时常干体力活的男孩子,力气大得让她的一切反抗都是白费力气。

就这样让自己最后一道底线被对方轻易攻破,她不可抑制地害怕了起来。她把双腿紧紧地夹在了一起,企图防止对方更进一步的深入。

“鹿岛,放轻松一点。”

“……做不到,我好紧张。因为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露出这样的姿态。”

“不要紧张,接下来的一切都交给我就行了。”

“……嗯。”

“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痛,不过已经这么湿了,应该会好受些。”

一面说着,堀一面将手指伸入了鹿岛的私chu。透明而黏稠的液体涌了出来,在转瞬即逝之间沾满了堀的手指。

突如其来的异物感让鹿岛差点喊出声来,但是堀却将手指陷入她身体的同时,再度压了上来。

体肤之间的直接接触到底是和之前隔着制服衬衫的布料不同。女孩在的柔软身体此刻正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下,即使容貌带着中性的美,即使身材高挑,可到底是女孩子。细腻的肌肤和远远高于男性的皮下脂肪率让他感觉到这样的体肤接触十分舒服。

双唇再次交叠,两个人之间的气息都比先前要乱上了几分,甚至连呼吸之间的热度都和之前有所不同。堀的手指在女孩的身体里不停的搅动着,尽管这样的异物感让鹿岛非常不舒服,但是嘴唇之间相互吮吸的强烈快刚又让她忘却了身体上的不适。

嘴唇和牙齿之间开始有了轻微的撞击,可是因为对方是自己喜欢并敬重的学长,所以并不想要停下。这样品尝着对方味道的她甚至没有注意到堀把第二根手指塞入了她的下身。

考虑到此时此刻的鹿岛已经不再会反抗自己,堀松开了原本禁锢着鹿岛双手的那只手。然后他将另一只手从对方身下抽出。

和鹿岛接吻结束后,他坐了起来。解开腰带,脱下了尚且殷湿着雨水的制服长裤。

窗外的雨势似乎减小了许多,雷电声也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雨点打在玻璃窗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在狂躁的暴雨过后,夜似乎寂静下来了。

堀政行记得就是那样,他将左右手分别支撑在鹿岛腰部的两侧,将鹿岛的双腿抬起,然后进入了对方的身体。

“……好痛……”

本来已经适应了对方两根手指的鹿岛现在却要接纳对方更为粗硬的东西,因为疼痛而不由得发出了叫声。她逃离似的想要离开堀的身体,但是堀却把她紧紧地固定住了。

堀政行的分身完全没入鹿岛体内之前,鲜红色的液体就顺着两人连接的部位滴落在了床单上。鹿岛身为少女的象征因为堀而破裂,但她本人却因为过度疼痛而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样的事实。

“哈啊……呃……好痛苦……学长……”

这样痛苦地叫着的鹿岛抱紧了堀的后背。在完全进入鹿岛体内之后,因为身下女孩的过度紧张,堀多少也感到有些不舒服。

“你要放松,鹿岛。”

“我做不到……好痛苦……”

抓住堀后背的力道更紧了。

堀政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弯下身子重新亲吻了身下的学妹。

“放松自己就不会那么疼了。”

羽毛般的轻吻落在了堀平生最喜欢的那张脸上时,鹿岛才感觉到堀的体温也比平常高了半度。尽管是秋季的雨夜,温度并不算暖,可是两个人却都出了大量的汗。

每当堀学长贴近她的时候,她就能够闻到堀学长的体味。清洗衬衫的洗衣粉的味道和本身少年自身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让她的身体变得更为兴奋和敏感。毕竟是喜欢的前辈。

感受到前辈亲吻的她转移了注意力,开始回应起对方的吻。和之前略带侵略式的接吻不同,此时此刻的亲吻更为温柔。在这样回应着对方感情的同时,身体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

这样的放松让堀感到了轻松,在鹿岛沉溺于接吻的同时,他开始缓慢地律动了起来。旅馆的双人床伴随着堀身体的运动,而发出有规律的“吱呀吱呀”声。

鹿岛温暖而湿润的下身此时此刻正全然接纳着他,一想到这一点,他的内心充盈起不知名的满足感。

“还会痛苦吗?鹿岛。”

“嗯……但是,一想到是堀学长在对自己做这种事,就会觉得不那么痛苦了。”

是真的。一想到是喜欢的人在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心情就变得不一样了。一切不真实得仿佛一场梦境,敬重的学长竟然会也对自己充满怜爱,甚至在这样的雨夜里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做着这样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她感到一阵伴随着兴奋的幸福感油然而生,而同时,先前全身酥麻的感觉也逐渐变得更加强烈。

疼痛感并没有消退,然而两人相互连接的部位却逐渐变得敏感起来。起初是有些其妙的瘙痒感,接下来这种感觉逐渐地变成了某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感,然后逐渐地,这种快感在身体内部扩大开来。

注意力渐渐地只能集中在两个人连接的部位,而堀每一次在她体内的冲撞都会增加她的敏感度。更多的液体顺着两人连在一起的部位涌了出来,下身逐渐变得像是浸泡在温水中一般舒服。身体开始像是渴望着某种突破口一样不受控制地开始配合起身上的学长。

“……啊……嗯嗯……呃……”

而不停律动的堀在逐渐加快频率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女孩身体里不断涌出的液体。这让他轻松了不少。尽管汗水顺着他的鬓角不断滴落,可是一想到鹿岛因为感受到自己在她体内的存在而变得更加湿润,他就会产生想要给予鹿岛更多的冲动。

“……鹿岛……”

看到身下的女孩的眼神逐渐迷离了起来,原先的痛苦表情变成了享受,最初因为疼痛的呻吟逐渐变成了带有暧昧气息的喘息,连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配合着自己,他情不自禁地将她的名字念出了声。

而堀自己的意识也逐渐地被快感全部占据,因为鹿岛的身体真的太舒服了。

快感的浪潮不断地朝他袭来,他抓住了鹿岛的双手,再次加快了在鹿岛体内运动的频率。

啊啊,学长的身体好热。

双手再度被抓紧后,鹿岛变得只能感受到身上学长的存在了。一切事物仿佛都已经被抛到了脑后,全世界就只剩下那一个人。随着堀的动作频率的增高,全部的敏感都集中在了那一点,然后她无法克制地叫着学长的名字,声音和语调完全无法平稳下来。身体里流窜的电流和强烈的快感在寻找着突破口,可是她却绷着一根弦,生怕自己抵抗不过快感而失去理智。但堀带给她的感觉太过强烈,她终究还是沦落为了快感的奴隶,在理智完全输给感官的冲击之后,她感觉到眼前一片洁白。

高潮带来的是包裹着堀的她的身体生理上的收缩,而这样的收缩使得堀的感觉也变得更为敏锐。他不断地念着她的名字,然后追赶着她也达到了顶点,白浊色的液体从分身的顶端喷涌而出,甚至顺着鹿岛的股间流了下来。


  • (V)

当洗完热水澡的鹿岛钻进已经被堀用体温暖好的被窝时,她笑着扑到了自己学长的身上,不由分说地抱着学长就又蹭了起来。

“小堀学长小小的超级可爱!”

尽管鹿岛一脸欢快的笑容,尽管刚刚两个人做出了那样令人羞耻的事情,尽管刚刚确认了自己和对方的心情,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抄起客房床头柜上的台灯拍在鹿岛的脸上。

但是为什么呢?他似乎开始逐渐因为怜爱起眼前的女孩而无法痛下杀手了。

“以后也能每天都和学长这样就好啦。”

“……这样?”

他的脑海里产生了不好的预感,虽然说和鹿岛这样做是很享受,但是每天都这样来一次先不说对于中学生来说有点纵欲过度,单是开房的钱用他每个月全部的零用钱都不够。他估计就是天天去野崎那里画背景也换不来这么多稿费。

“对呀!想要每天都这样抱着学长蹭还不被踢。”

“……原来只是这样啊!!”


-END-

评论
热度 ( 91 )
  1. 就是个簸箕。小号不需要名字 转载了此文字
    马一个看~逗比二人组~

© 有月不来过夜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