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逃往伊甸园(短篇已完/鸣人中心/黑化报社/佐鸣)

小泽化二凛:

 ★食用说明:OE,半原著向,终结之谷战后鸣人黑化报社,算是前作《向死而生》的后续?

  设定和文都是两年前的,与原著后续发展有一定偏差

  计划会写洗白佐×黑化鸣的H,带感程度请自行脑补

                     

 

 

       

 

 

 

 

       他深爱的世界在那一瞬间坍塌了。

       写轮眼瑰丽的色泽仿佛一柄利剑,击碎了他十四年来苦心营造的梦境。

     『快醒来吧。』他听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呼唤他。

       为绝望所生的,为希望所抛弃的

       诞生于黑暗的吾儿啊

 

       那是血液的颜色

       从伤口迸溅出大片大片鲜红的花朵,在佐助插进他胸口的手臂上绽放。他微微皱了皱眉。

       那是佐助眼睛的颜色

       从佐助开眼以来,他便觉得那种颜色美丽至极。

 

       他向来喜爱温暖的颜色。

       他为他身体中竟流淌着拥有如此美丽颜色的液体而惊讶。

 

       其实一点都不痛。

 

     九尾跟他说父母的事时,他一脸平静。微微发红的眼睛波澜不惊,丝毫没有意外或是愤怒的情绪波动,一点都不像原来那个极易炸毛的漩涡鸣人。

     “我早猜到了。”他轻轻地说。

     “难道你不恨我?”

     “不关九喇嘛的事哦。”他顿了顿,

      『是宇智波一族害了他们』

      “九喇嘛只是被逼无奈。这点我可是十分肯定的。”

    

       “因为你是我最后的家人了。”

     

       他们并不是普通的人柱力与尾兽之间的关系,在这几年间他们培养了一种奇妙的默契,就像双生子的相互感应一样,九尾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成长,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产生了本质的改变。只有九尾明白,终结之谷一战后,鸣人原先的人生像抽错了积木一样轰然坍塌,然后他亲手在自己千疮百孔的心上种满了名为仇恨的荆棘。现在的鸣人清楚,他与九尾在一定意义上属于真正能够同生共死的的搭档,也只有九尾会倾尽所有保他存活,不会陷他于不义之中。
          这种关系介于家人和朋友之间的安全地带,比单纯的朋友要牢靠得多。

         在他们谈论时他开始称呼昔日友人们的姓,而关于他的仇敌,他们达成了惊人的默契,一律称呼他为"宇智波佐助"。每说一次那个姓氏,心中的疼痛便加深一分,但他每次睡前都一定要默念几千次才会入眠,自虐似地重温对那一族的仇恨。

        外人看来他可能对仇恨抱着一种病态的愉悦,抱有这种想法的人一定像春野樱一样身在温室中。他们完全不懂仇恨为何物,却整天嚷嚷着理解理解。

        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有的人懂什么!

        这点他和宇智波佐助难得地意见一致,不过他认为宇智波佐助也没资格说这句话。

        难道你并非一开始就什么都拥有?

 

       如果没有他们一族的人,他的父母就会活着,他就不会再是独自一人。他会每天放学后在公园一直待到焦急的四代火影接他回家,他在红色小辣椒愤怒的吼声中叼着焦掉半面的吐司从窗口翻出去,他会趁父亲睡着时偷偷戴上火影的斗笠在镜前欣赏,他会拎着大包小包在母亲身旁和她讨论最新流行
 的眼妆颜色。他甚至会有弟弟妹妹,他会像个真正的兄长那样保护他们,让他们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可是这些都没了!!!

       没有父母?没有兄弟?

       你以为这拜谁所赐!!

       如果没有他的父母,木叶还会留存下去吗?那些仇视他的人,那些在玩乐中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都懂什么啊!!!!!!

 

 

       这些并非是九尾灌输的,因为九尾在一年前就消失了。

       这种状态在任何一本忍籍中都未被提及,恐怕连六道仙人,尾兽的创造者都始料未及的——

 

       尾兽化最高阶

       『精神融合』

 

 

       人柱力只是作为囚禁尾兽,防止它们暴走伤人的『容器』。因此绝大多数人柱力都对尾兽抱有仇恨的心理。而宿主的情绪会从封印直接传达给尾兽。

        

      『如果没有你将会多么幸福』

      『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错』

      『如果没被生下来就好了』

      『你是我的囚笼,而我现在要成为你的囚笼』

        ……

 

       仇恨,愤怒,悲伤,痛苦

       多么难过啊,可爱的怪物们

       

       长久以来的积怨使得尾兽和人柱力无法和平共处。尾兽和人柱力都是孤独的,两个孤独而冷漠的生物,聚在一起也只会产生无穷无尽的孤独与憎恨罢了。

 

       『你是我唯一的家人。』

        和那个老头如此地相似,当时年幼的他也是被这种寂寥却温暖的眼神望着。无比安心。

 

      

        只有当人柱力和尾兽真的心灵合一时,尾兽就会与人柱力融合。

     

       尾兽本来就是一团查克拉啊。

      一团巨大的,孤独的查克拉。

 

     『我如今,得到家人了啊。』

       九条尾巴的狐狸这样想着,橙色的皮毛竟有些湿润。

 

       消失是从尾巴开始的。毛茸茸的大尾巴一点点凭空消失,末端如同萤火虫的火光,仿佛仍在眷恋似的一闪一闪。

       『我们将真正融为一体』

       『永远』

         伏在笼底的狐狸轻轻点了点头,仅存的一条尾巴连着身体便一同消失了。

        凌迟一般。

 

 

        他用抚摸恋人脸颊的神情轻轻触碰着空荡的笼门。

 

        『走了,九喇嘛』他句末尾音上扬,唇角扬起一个顽劣的笑,如同呼朋引伴去恶作剧的孩子王。

 

         『我们去把那个名为木叶的囚笼,彻底打破吧w』

 

 

         Fin.

评论
热度 ( 28 )
  1. 凝华之月小泽化二凛 转载了此文字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