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艾晴】再次问好 chapter 10

黑白方块:

~
*

   雨水从天而降,不断的敲打着雨伞,响彻耳际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前方,白发少年蜷曲着身体躺在人行道上,雨水浸透他的全身,再沿着斜坡一直流下,从一个青年的脚边流过。

   四周唯有他们二人,青年撑伞站立在雨中,面无表情的看着昏倒在地的晴人,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在他紫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些混沌不明的东西,让人对他的想法无从猜测。接着,好像突然戴上了一张面具一样,他脸上出现了一种兼具吃惊和担心的表情,他扔下雨伞几步小跑过去,在晴人身边蹲下,手轻轻拍打着晴人苍白的脸颊,轻声呼唤晴人的名字。

   “晴人,快点醒醒,这里不能睡。”

   “晴人——”

   无论怎么叫唤,时缟晴人都没有醒来,青年叹了口气,伸长手臂把少年横抱起来,雨水把他的一头白发也淋得湿透,趁着皮肤的温度还算正常,他低下头,额头贴上晴人的额头。

   “好烫。”

   即使昏迷着,晴人也蹙着眉,明显正被某种痛苦折磨着。青年收紧抱着他的手臂,去亲吻他的眉间和眼脸,一直亲吻下去,脸埋到晴人的脖子间的时候,面具碎裂了一角,他一边舔舐着少年细腻的肌理,同时嘴角在无人可看见的角度里向上勾起,露出一个只能以黑暗来形容的微笑。

   你会这么痛苦,是我的错。他带着一种或许可以称为愉快的心情这么想。

   但是啊。他用极轻的声音在晴人耳边说道:“我不会向你道歉的。”

   “已经,再也不会了。”

都怪你,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

   意识在黑暗中沉浮,穿梭过破碎的记忆回廊,晴人只觉得自己似乎在做一个很长的梦。时隔两百年有余,跨越了生死却又再一次看见凯恩,那张面孔触发了许多他潜意识不愿意再想起来的记忆,包括两百年前的战争,杀戮,以及友人的死亡。即使身份是实际年龄两百多岁的英雄,在心理上现在的他仅仅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这些记忆,即使仅仅只是破碎零散的片段也像刀子一样割得他内心鲜血淋漓,睡梦之中他满脸的泪水,伸手想要抓住什么他可以依靠可以保护他的东西。这样做的结果是当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想法是胸口有点重,第二个想法是左手好热,第三个想法是咦我身上怎么有堆头发还是白色的不对这明显是个男人自己还认识......

   “艾,艾尔老师!”

   他吓得一个激灵,条件发射的大叫起来,立即就把睡在他身上拿他的胸口做枕头的人吵醒了。男人呻吟了一声,抬起身体来用一只手揉了一下眼睛,晴人看见他衣服整齐,下半身基本都在床外面,连鞋子都没有脱,再看自己的手不知怎么的死死抓住人家的手......突然明白了什么。

   “老师,我......”

   所谓的艾尔老师,别人口中的艾尔·L·伊莱温,也就是艾尔艾尔弗用之前揉眼睛的手——当然不能是被晴人抓了一晚上简直滚烫的手——去摸了一下晴人的额头,正常的温度,他露出在晴人眼中如沐春风的笑容,道:“早安。你昨天淋了雨,幸好没有感冒。”

   每次看见这个漂亮的男人紫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温柔的样子,即使已经看了许多年,晴人的心脏还是会失控的加速,多年的修炼唯一的成果就是减少心跳加速时大脑空白的时间。他把脸往另外一边转一个角度试图掩饰脸红的事实,同时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个地方像是高级酒店的房间一样,装修得体,简洁大方,床被舒适,唯独就是没有生活的气息。但这里又不完全像高级酒店,酒店的房间里不会有塞满书的书柜和太多的电脑,一边的书桌上有三个显示屏,对于住客来说明显太夸张了。

   空调吹出微暖的风,身上穿着从未见过的合身的衣服。在舒服的环境里他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居然在半夜三更追着一个早该在两百年前变成幽灵的男人跑了出来,然后被头疼和幻觉折磨得在大街上昏倒......好吧,为了不要太快出现另外一种头疼,还是先不要去思考怎么向咲姐她们解释这个问题比较好。

   咲姐......流木野......翔子......

   晴人伸手揉了一下太阳穴,年幼时遭遇绑架之后落下的这个头疼和看见幻觉的毛病让他每次在出现幻觉之后,头脑里都会出现许多两百年前的记忆。现在身体恢复过来之后重新想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出现了当年的少女们的脸庞,当年的他曾经像很多男生一样坐在教室的一角里,托着下巴看着少女们巧笑倩兮。那时的她们和现在的她们长相别无二致,看长相都是青春貌美花一样的年纪,但现在的她们却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她们的眼神里多了太多东西,那是经历过时间磨砺和洗涤之后的灵魂。这样的差异让他甚至可以在恢复了那些记忆之后继续用现在的称呼去称呼她们。

   尤其是翔子......他的青梅竹马,他一直记得她,但是如今的她除了比他目前拥有的记忆稍微年长一点的长相之外,整个人完全变了,即使仅仅只是对视,他也知道两人之间已经无话可说。这种情况可能也是翔子故意而为之,他感觉得到她不想再和他有太多的牵连。晴人很是沮丧,他们曾经是青梅竹马,但现在却只是总理和王子的关系,他没有办法不为此感到失落。

   “早安,艾尔。”虽然心情低落,不过他转过头的时候却是满脸笑容,向平常两个人单独见面时一样伸手过去抱住年长的恋人的脖子,去亲吻男人的脸颊和嘴唇,艾尔艾尔弗也伸手抓住他的两条手臂,翻身上床把晴人压到床上,加深了唇舌之间的动作,片刻后晴人喘着气,想要把被艾尔艾尔弗抓紧的手拉出来,但两条手臂像被钉死在床一样动弹不得,身体也被身上的人分开的两条长腿死死的压着,他没想太多,只觉得是在玩,笑着说:“我的力气比不上你呢。”

   艾尔艾尔弗也微笑:“你太缺乏锻炼了。”

   “是你锻炼过头了吧。除了安排好的锻炼之外我每天还会去跑步,大家都说如果我对那些帝国继承人的文化课程有对运动那么认真就好了。”

   “那么,你半夜在大街上昏倒也是因为想要运动?”

   “这个......”

......这个果然来了。

他注视着艾尔艾尔弗隐约带着担忧的眼睛,想起自己年幼时和这个男人初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看到这双眼睛的瞬间就失了神。那之后的日日夜夜,彼此的心念纠缠,两人相知相恋,这些时光快乐得就像梦一样,让他时常陷入以为自己是世界这个剧本的主角的狂喜之中。

当初在表白成功之后他还迫不及待的想向所有人,或者至少向那些陪伴他长大的人宣布这份恋情,不过很快他就决定暂时放弃了。因为他在这么做之前先在网上的论坛上发帖求助过看看会有什么反应......结果网民们显然非常在意他和艾尔十几岁的年龄差以及师生关系,尤其是在知道他“只有十四岁”之后......就算他认真的回答说“在看到老师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觉得我们相遇是命运的安排”,没错这的确是事实,但是回复全部都在嘲笑他:“别看那么多小说啦”,“我十几岁的时候喜欢上人的时候也是那么想,后来我发现那只是因为大脑抽风一时煞笔”。

还是迟一些再和她们说吧,他最后下了这个决定。但无论怎么被人们嘲笑为中二少年大脑抽风荷尔蒙分泌过度,晴人还是觉得他就是为了艾尔才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的,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和那些变成幻觉重新回到他脑子里的记忆不一样,好像他灵魂里的一把锁,在他爱上艾尔的时候,锁就被打开了。

所以,虽然这么做在旁人眼中可能非常不明智,但他还是决定相信艾尔,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他是英雄的转世,因为翔子他们是不老不死的神明附体,他们的存在在平民眼中早就被神化了,即使是这样的说法也能被大众接受。要解释整件事,他还是决定从当年的绑架说起,他记得那些犯人当时折磨得他挺惨,心理都快崩溃了。后来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曾经还在他手臂上注射过药物,他记得针筒里的药液闪过绿光。几年以后他翻看了不少资料,才知道那和“符文”极度相似。可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绑匪要对他注射符文,而且再怎么调查也没有任何资料说符文会让人产生幻觉,事实上一般的符文应该是不会导致这种情况的,作为王子他能够接触到符文......没错,他试过拿自己做实验。

虽然他一直会有幻觉和幻听,但平时频率其实不高,而且每次都会让他回忆起“复活”之前少年时期的事情,他自身也不排斥,所以干脆没有对任何人说,更没有试过去治疗。这些症状,至少在遇见凯恩之前,也从来不会严重到影响他的正常生活。

但是,他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了凯恩当时说的话。他说:要小心,艾尔......

晴人的心里咯噔一下,凯恩没说完就跑了,艾尔可能是一个完整的名字,名词,也可能是某个单词的开头,当然,也可能是现在正压在他身上,听他说话的人。

“......所以,就是这样了.。”

说完之后,晴人小心翼翼的去看艾尔艾尔弗。他心里现在有了鬼,在犹豫之中,他向艾尔艾尔弗隐瞒了凯恩对他说的话,只说他看见凯恩就头痛发作追着他跑了出来。艾尔是他的恋人,凯恩只是个混蛋,听信一个混蛋的话去怀疑自己的恋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东西。

艾尔艾尔弗松开他的手,若有所思,晴人坐了起来,不安的打量着他。突然艾尔艾尔弗问道:“你刚刚恢复的记忆,和以前看见幻觉后恢复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他这么一说,一直在想着别的事情的晴人立即就想起来了,道:“是有一点不一样,我以前想起来的,都是当年的我在现在的我这个年龄里知道的事情,但是这次我想起了翔子她们穿高中制服的样子,以及凯恩......还有前辈,虽然只有几个片段。”他伸手揉太阳穴让自己清晰一些,多年被幻觉困扰这个动作现在已经变成了习惯。“如果是以前,我应该只会想起初中的事情。”

“没想到,那个男人对你的影响会这么大。”

艾尔艾尔弗起身去倒了杯咖啡,晴人顺手就拿过来喝了,他一直很喜欢艾尔艾尔弗煮的咖啡,甜味适中。接着艾尔艾尔弗又给自己倒了杯咖啡,晴人奇怪的看向他,一般艾尔艾尔弗给晴人的饮料只会是甜牛奶,好像在暗示他是个乳臭味干的小子,那杯咖啡是艾尔艾尔弗给自己倒的,他刚刚的动作只属于蹭喝。

所以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接着看见艾尔艾尔弗没有继续坐到床上,而是拉了张椅子坐下,虽然表情还像是在思考刚刚晴人跟他说的事情,虽然察言观色从来就不是晴人的特长,但他还是感觉到了,气氛明显不对劲。

隐瞒等于欺骗,艾尔不会是察觉到他在骗他,然后生气了吧。

本来就很不安的晴人焦虑起来,他起身下了床,刚穿好拖鞋,突然听艾尔艾尔弗道:“晴人,你现在先回去,他们现在大概已经发现你不见了。”

“......”

如果是一般人,大概会觉得这个提议相当妥当,立即告辞离开。但是晴人毕竟认识这个别扭起来不是人的男人许多年,现在只觉得背后寒毛直竖。他的老师什么事情都能很快做得妥当,没可能在捡到他之后没跟王宫里的人知会一声,一般情况下他甚至还会推测出大致情况为他编个故事蒙混过去。过去晴人调皮溜出去玩以及近来两个人约会的时候,有幸见识到面前这个男人大师级的睁眼说瞎话技能。现在他说的这句话,仅仅只是一个逐客的借口,只意味着一个意思。

糟糕,艾尔是真的生气了。

晴人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这个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似乎是把他隐瞒的事情说出来并且老实认错。但这样一来也有可能起反作用,反而把艾尔的怒火引导上一个新的档次,二来,不知为什么话语就是梗在他喉咙里说不出来。以前从来没有把恋人惹毛的经历,心急之下他脑门上甚至开始流冷汗。想了又想,在脑子变得没那么清醒的时候,他决定豁出去了。

他走到艾尔艾尔弗身前,低头去亲吻他的唇,艾尔艾尔弗没有配合他,只是任由他把舌头伸进去,讨好的舔着里面的口腔。亲吻的同时,他继续伸手去解艾尔艾尔弗上衣的纽扣,艾尔艾尔弗依旧没有配合他,任由一个个纽扣被他解开,把大片白皙的胸膛露了出来,让他把手探入更深的地方。手抚摸着充满弹性的结实年轻的身体,在嘴唇分开的时候,晴人试探着去看艾尔艾尔弗的眼睛,然后他的脸更加热了。他一向脸皮很薄容易害羞,所以很难做到主动,平时艾尔艾尔弗也不会有耐心等他慢吞吞的去做心理预设,一般会直接把他抱起来压到床上,扯开两人的衣服就开肏。但是现在身下的人只是淡淡的打量着他,做到这种程度,另外一个人还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这种事情晴人从来没有遇到过,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他红着脸在艾尔艾尔弗的脖子上继续亲吻下去,小心翼翼的舔着锁骨上的皮肤,胸膛上的两点,舔到一边的突起时他张嘴含住,像婴孩一样开始吸允,这本来只是学着艾尔艾尔弗平时喜欢对他做的动作,但一旦开始之后心里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同时两腿中间也开始发热了,只想要继续做下去,他更加专心致志的去吸允。这时上方的人终于发出了一声闷哼,不再对他不理不睬。他直接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到自己身上。

一手按到晴人的头发上,他听见艾尔艾尔弗用低哑的声音命令道:“把裤子脱了,自己坐上来。”

和艾尔艾尔弗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晴人自然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说:“现在我不是已经坐到你身上了吗”。恶作剧的时候或许可以,但现在这么干等于作死。而且第一次被要求主动,他还是没勇气看着自己的手在做什么,下面开始解自己老师的皮带,上面则把下巴压在艾尔艾尔弗的肩膀上盯着他身后的墙上的花纹看。

耳边传来笑声,艾尔艾尔弗拉下他的裤子道:“不过就做过几次,现在的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什么都还没开始裤裆都能湿成这样。”

“......才不止几次好吧。”

感觉到有手指伸进后面的穴里扩张,他红着脸抓住身体比他年长得多的男人下面刀刃一样的器官,虽然第一次做的时候被逼亲眼看着这东西进入自己身体里,但无论多少次都觉得不敢置信,这样的“怪物”居然可以不把自己弄坏就完全没入,他想等自己的这个身体到艾尔的年纪的时候,应该也能有那么大吧.....曾经他是高中二年级成为神明附体,现在不是非常情况,应该能要求再迟一点。当然这个理由他说不出口。

艾尔艾尔弗那里已经完全硬得像棍子一样,他鼓起勇气慢慢坐了下去,有点痛,不过比平时艾尔艾尔弗不由分说的冲进来的时候轻松多了。这时,艾尔艾尔弗没耐性的毛病似乎又犯了,他抱着晴人的腰,把他狠狠的压下去,完全进入到根部。

“呃啊——”

简直就好像全身都被撑开,被贯穿,要从喉咙里冲出来了一样,晴人失控的叫了出来,张开嘴巴,眼睛都变得湿润。他伸手抱着艾尔艾尔弗,只敢在心里想他每次都这样也太过分了,他没有忘记这时更应该做的是设法让艾尔满足不再继续生他的气。在还没有喘息过来的时候他就提起臀部,咬牙继续坐下去,这个简单的动作在少年的羞耻心和性刺激的作用下变得特别困难,而艾尔艾尔弗开始玩弄起他前面挺直着不断出水的器官,同时还催促着:“太慢了,快点。”

肚子都被顶到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快得起来——虽然心里很不情愿,晴人还是试着去加快动作,把眼睛压到一只手臂上去抹掉生理性的泪水,另外一只手去捂自己不舒服的肚子。

如果是平时,他或许会立即反驳:如果你那里小一些的话你要多快都行——等等,这句话好像在以前就已经对艾尔说过了。被压在床上的时候他也一直叫身上的人慢点,结果,好像,被嘲讽说“你就接受现实吧”,然后被弄得很惨......

一边纠结着一边强行对身体下命令要动作快点,晴人没坚持多久腿就软了,手在艾尔艾尔弗身上胡乱撑着,也没有多少力气。可能是因为艾尔艾尔弗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的腰被一把抓住,整个人都被抬了起来,两个人的器官分开,然后又被用力的压下去,一插进到最深处,晴人睁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又被抬高继续压下去。

简直就是在地狱走过一遭那样的痛苦,晴人眼前的景象都模糊了,全身发热,本来是所有部位都在叫嚣着,难以承受这样的刺激,但不知道多久之后,他眼睛失身,身体麻木,好像连向身体各处的神经突然就失去了正常的功能,只剩下两人紧密的贴合和摩擦的位置。

耳边不断的传来淫【度】靡的水声,好想要叫他停下来。他抱住正在无情的侵犯着他的艾尔艾尔弗,在无止境的痛苦之中,正在生出一种更加磨人的极致的快乐,他身前已经被白色的液体浸满了,不知道自己射了多少次,一次和下一次的间隔还在不断的变短,液体也越来越稀。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肚子里感到一股热流,艾尔艾尔弗把他抱到床上,他看见两人分开的部位流出白色的液体,他张了张唇,犹豫着要不要祈求停止,之后他控制住了自己。结果是,没过多久之后,身体又再次被进入。

水声更响了,不断的被填满体内的时候,身心好像都在被不由分说的降服。他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原本是因为心里有愧又害怕恋人继续生自己的气,想要尽力讨好艾尔艾尔弗才坚持不求饶,但坚持熬过觉得身体和心理都快要受不了的时候,在头脑混乱成一团浆糊的时候,他看见艾尔艾尔弗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带着满足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种奇怪的成就感。

只不过稍微忍受一下,就可以让这个人高兴,这样不是很好吗。

本来就应该这么做吧。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会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弄得很奇怪,一团糟就会很受不了的人。仔细一想应该和那场绑架有关,在心理还是年幼的孩童的时候,他就已经承受了足够糟糕的事情,即使在成长之后,也不知不觉的变得认为自己被怎么样也没所谓了,被不知节制的年长恋人侵犯得再过分,其实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很多事情都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可怕。

当初醒来的时候被告知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亲人,被绑架的时候一个人被关在房间里那么久,他不也是熬过来了吗。

“艾尔......”

结束的时候,身体里还残留着的余韵让他不断的颤抖,股间不断有液体流出来的感觉,但这个时候羞耻感好像没那么难受了。艾尔艾尔弗在他身后抱着他,把耳朵凑近他的嘴唇,才听清晴人无力的声音是在叫自己的假名。他一边伸手去按摩晴人分开太久现在完全动不了的双腿,一边问他:“怎么了?”

毕竟“现在”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被他欺负过头之后,晴人眼里满是泪水。但是即使被弄成这个样子,这个少年都没有说过一声“快停下来”。虽然本来是自己长期经营,改造他意识的效果,但艾尔艾尔弗还是高兴得要比平时花更多力气才能保持担心的表情,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计划成功志得意满的愉快感觉了。

他在床头柜上抽了张纸巾去给晴人擦脸,晴人就露出很开心的表情,小声的对他说:“我跟咲姐说过了,她说下一年我的生日宴会你想来的话,应该可以......”

“要是真能让那些大人物听你的话,那你真不愧是王子殿下呢。”他高兴的俯下身去亲吻一下他的嘴唇,看见得到称赞的晴人开心得蓝色的眼睛像会发光一样。他在心里冷冷一笑。

在棋局完成之前,你就一直像现在这样,沉迷在服从和奖励的游戏里,变成一个乖孩子吧。

两百多年以来,他放弃了死亡,放弃了作为人类本应该拥有的所谓的幸福,理想,以及所有正常的生活,仅仅只是一直守着不言不语的他,陪他一起被全世界遗忘,一路起起跌跌,机关算尽,才终于换得他再次睁开眼睛,出现到这个世界上,站在他面前向他问好,向他微笑

曾经他想,这一切,都是他欠这个人的,他应该付出,应该奉还。

但是现在,他不再那么想了,反而是倒转了过来,这一切都是时缟晴人亏欠他的,他必须付出代价。

他搂紧怀里的晴人,嗅着少年现在和他一样的银白色发丝,心里却带着一种怀中之人绝对无法想象的恶意。

总有一天,他会让这个人知道一切的真相,知道他那一天到底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然后,无论他会不会忏悔,他都不会放过他。

既然把我拖入永恒的牢狱里的是你,那么,你就下来陪我吧。


评论
热度 ( 99 )

© 凝华之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