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g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LCSS欧米伽圣斗士大乱斗二

草格:

片段一

 

“哇哦,这就是师祖和师父的师祖吗?看起来比师父厉害多了!也比师父高多了!”罗喜歪着头,看着穆和史昂,被嫌弃的贵鬼无奈的朝师父和师祖解释,“这孩子被我宠的有点没法没天了。”穆倒是不在意,“你小时候不也差不多吗?现在成为了很沉稳的人呢。”记忆停留在过去的穆很是感慨,史昂扬起眉毛,“这样说起来,穆你小时候毫不逊色。”穆的表情噎住了,他叹了口气,拿史昂无法,只好纠结的喊了一声,“师父。”贵鬼告诉自己,要是笑出来就死定了。

 

片段二

 

孤孤单单只有两个人的天枰座……童虎震惊的看着跑到山羊座的紫龙,“他怎么跑到那边去了?”玄武在安抚生气的师父,“师兄承蒙山羊座的修罗指点,继承了圣剑,更适合山羊座。”童虎更生气了,“你呢?为什么让天枰座圣衣等待了这么久?”年轻的童虎让玄武招架不住,好幼稚的老师啊!可他总不能说是他小时候吊儿郎当,所以紫龙不信任他,让他走了吗?只好忽悠老师了……

 

片段三

 

“你不会用猩红毒针?”米罗惊讶的问。他食指上红红的长指甲让索尼娅一阵眩晕。

 

卡路迪亚啃着红苹果,兴致勃勃的说:“天蝎座怎么可以不会猩红毒针呢?我教你,包你会!我还可以教你心宿二!”米罗撇撇嘴,“我来教更好,免得前辈你一个不小心挂点了。”卡路迪亚不爽的空出手指着米罗,“小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米罗挑衅的回嘴,“怎么啦?前·辈,小心你的心脏。”

 

眼见两个人对对方邪笑着比划那长又红的指甲,索尼娅深深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感觉多了两个弟弟呢?

 

哦,不对,伊甸比他们可爱多了。

 

片段四

 

哈宾杰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和前两代之间的画风差,正在和哈斯加特和阿鲁迪巴一起喝酒聊天。

 

片段五

 

帕拉多克斯不停的在朝他们科普爱的伟大,而茵特格拉拉不住她,只能苦恼的看着姐姐。加隆很是不屑,左看右看,正打算跑走,却被撒加一把抓住。他训斥道:“我们应加深对各代双子座的了解!”加隆冷笑了几声,成功挑起了撒加的怒火,他们吵起来了。阿斯布罗斯鄙视的看着这对兄弟和姐妹,对于他们的御下能力表达了充分的质疑,只是他却没看到德弗特罗斯很认真的在听帕拉多克斯讲话。

 

“是这样么?”德弗特罗斯依然是个认真学习的好孩子,没办法,他以前没上过学,就听过神棍的胡扯了。

 

片段六

 

“原来如此,听此一言,解我多年疑惑。”阿释密达浅浅的微笑,向沙加致谢。

 

沙加微一摇头,“不敢,若不是亲见不动明王,我也不一定能解其中奥秘。”

 

不动一笑,“谦虚乃美德,各位不必如此,命运让我们相逢,该是谢谢上天。”

 

三人相视一笑,俱是念了句佛偈。

 

一辉无语的转开了头,不打算看三个美貌的真瞎子伪瞎子的交流了。

 

片段七

 

“啊,你们长得好高啊!”雷古鲁斯绕着艾欧里亚和迈锡尼转,活泼的语调让艾欧里亚笑了起来,“你只是太小了,你会慢慢长大的。”他说着,不自觉的看向了射手座那边。迈锡尼严肃的瘫着脸,“前辈,想举高高吗?”雷古鲁斯一下被这反差极大的表现给震的没有反应过来,迈锡尼也不再等了,他直接把雷古鲁斯给举起来,抛向了空中,感受着空气的流动,这才反应过来的雷古鲁斯高兴的大叫,“喔!超好玩!”

 

迈锡尼点点头,“那么,再来一次吧。”

 

艾欧里亚无奈的笑了,却忍不住的开口,“迈锡尼,我们互相抛接吧。”

 

两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在那边玩的不亦乐乎。

 

片段八

 

希绪弗斯没有想到自己的后辈都比他小,哦,不对,星矢比他大,但是那张脸是不是太年轻?至于这位十四岁的射手座,希绪弗斯只剩下了心疼,年轻的圣斗士们面对的战斗是多么残酷啊。他温柔的朝他们一笑,“辛苦你们了,我确实了解了你们的决心。”艾欧罗斯认真的摇了摇头,“不,我很遗憾我早早的就离开了这些年轻人,保护雅典娜的重担不得不交给他们。”

 

星矢拍拍艾欧罗斯的肩膀,好高兴,比他矮!,开口说:“不,若不是前辈拼死救下了纱织小姐,这以后就没有我的事了。”

 

片段九

 

“……”修罗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剑,是决心的证明。”艾尔熙德转身离开了这里,修罗深呼吸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紫龙对着星矢微微摇头,随两位前辈走向了男人的战场。

 

对于山羊座来说,手中的圣剑即为心的证明。

 

片段十

 

阿布罗狄看着阿莫尔手中的黑色长枪,“这个黑暗属性的小宇宙倒是蛮不错的嘛,可惜,我还是更爱我的玫瑰。”雅柏菲卡不为所动,心里评估着这样的战斗方式他该怎么应对。阿布罗狄也不生气,他算是了解这个前辈了,十足的战斗爱好者。阿莫尔却很有兴致的和阿布罗狄聊天,话题从战斗转到喝茶再转到玫瑰养殖,最后这个话题连雅柏菲卡都忍不住说了几句养玫瑰的诀窍,让人颇为意外他们的和乐融融。

 

片段十一

 

迪斯马斯克无语,“前辈,我和你什么仇?你要这样玩我?”他已经被扔到黄泉比良板十几次了,每次一不注意就被马尼戈特扔进来,他心累,他知道巨蟹流氓,也知道他自己就算流氓,可他没想到前辈比他流氓多了!马尼戈特还感觉特别有理,“你们警觉性太差了!我帮你们练练!”席勒更惨,为了治疗他的洁癖,马尼戈特已经和他在泥潭了摔跤了十几次了……

 

“前辈,你杀了我吧。”席勒两眼放空的看着天空,努力忽视身上粘腻的感觉。

 

“没完呢,再来啊,小子。”马尼戈特死拉硬拽的把席勒弄起来,又一拳把他揍进泥潭里,“没打到我之前,不许停啊!”

 

片段十二

 

笛捷尔推推眼镜,很是欣慰,“我以前就是想做白鸟座,没想到却成了水瓶座。你很好啊,冰河。”冰河抽抽嘴角,啥也没说。卡妙倒是慈爱的摸摸冰河的头,这是冰河小时候,师父对他的习惯。“冰河,这一路走来,辛苦你了。”冰河眼中一热,赶紧眨了眨眼睛,收回了眼泪,“没事,师父,我很好。”

 

笛捷尔明智的转过头,去看卡路迪亚去了。

 

片段十三

 

“卧槽,我的眼睛!”艾亚格斯捂住眼睛,简直不敢直视这金灿灿的一片。

 

拉达曼提斯一眼就看到了幼稚的兄弟吵架的双子座,感觉当年在冥界对加隆的印象默默的破碎了。

 

米诺斯倒是很惬意,不用拼死拼活的打架,公务又丢给下官做,面前又有这么多美人,何乐而不为啊?他靠在了椅子上。

 

片段十四

 

你们真的好少女哦——来自SS的吐槽。

 

评论
热度 ( 37 )
  1. 有月不来过夜半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 有月不来过夜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