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g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犊中记 07

祁王恭敬的垂首,从他的脸上能轻松地看出自责和担忧,然而翻滚的情绪犹如沸水掩埋在厚厚的冰层下,不可捕捉。

他的心中闪过无数年头,从父皇莫名的息事宁人一样的处理方式、到命令百官妃嫔和皇子前来见驾,事情开始向无法捉摸的地步发展,若说父皇只是为了亲自观察谁是暗中伺服的毒蛇,万万不必要把这件事的后续扩大到如此地步,如今自己也在驾前,这些事自己亦能代劳,父皇只需稳居幕后、坐观成效,为什么父皇非要亲自处理?这样处理的意义又何在?

他不自觉的用眼风扫过小殊,眼中蒙上一层阴翳——

倘使小殊说的是真的——

那么,他、母妃、甚至是整个朝堂,都必会迎来一场狂风。

 

萧选莫名的将所有伴驾的人都传来大帐中,又莫名的将他们斥退,百官莫名、许多妃嫔和几位皇子更是诺诺不敢言,没有谁会在这时撺掇着拥上前去给皇帝不快。

待得诸人退去,他有些疲倦的倚在榻上,他看着自己渐渐褶皱的手,不知想起了什么。

一旁随侍的宫女按照往日的习惯进来点起几盏小灯,萧选看着她动作,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忽然出声:“滚出去。”

宫女手猛地一抖,不可置信的飞快扫了帝王一眼,随即意识到皇帝并不会因为什么而心软,她隐约已经踩进了皇帝设下的禁地,连忙一福身行了一礼,转头快速的退出了大帐。

萧选把身躯放松,阴鹜的眼神依然死死盯着大帐的门帘,不知道想到了哪里、想到了什么事。

 

林殊把盔甲衣物整理好,坐在床榻上看兵书。

按理说他应该沉心静气的坐在榻上休息,准备入睡,然而今天这件事,不仅完全与以往此时的发展不同,而且完全超出了他的控制,让他有种隐约的不安。

前世的面孔一一略过,此时的滑族应该还没有完全的能力来报复梁帝,更遑论如此布置精密巧妙的刺杀行动;而现在的臣子中,亦并没有对梁帝产生这般莫大恶意的人在;若是他国的刺客倒还可信些,然而现在的各国表面依然是风平浪静的往来较多,并没有到非要与刺杀和交战扯上关系的地步。

到底是谁呢?

林殊蹙眉,他不想去想,却又不得不想。

他确实有那样的智计,更有着梅长苏没有的精力和体力,他有青春年少的一切优势。

然而,拥有这些不代表他愿意、能够做到事无遗策。

他曾经殚尽心力、那样执着的从地狱爬了出来,踩着鲜血与枯骨、将自己属于林殊的一切远远丢弃。那时的他除了唯一的心软,再也没有任何亲缘上的羁绊,孤身一人,悲凉而决绝,没有那么多顾忌。

可此时的林殊没有能力、查不到这些不应该为“赤焰少帅”所知、所关心的事情。

他想了一会儿,忽然拍了下脑袋,随机被自己的手劲疼的流出眼泪。心中却莫名的多了丝底气—— 

对啊,蔺晨那家伙不是曾对他说琅琊阁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么?虽然知道这人爱显,但是琅琊阁必然有着自己独特而有效的讯息收集之法。

换句话说,这个损友,这辈子他还真的必须去结交啊!

蔺晨啊蔺晨,借你之力,以后我再报答你吧,唔,不然我去给你找个媳妇儿?

不厚道的赤焰少帅露出了一个足以令人后背生毛的笑容,在心里暗戳戳的想到。

tbc

 

 

猜猜下章谁登场?

评论 ( 7 )
热度 ( 40 )

© 有月不来过夜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