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blgl通吃,cp是什么全看个人喜好,由于个人原因拒绝乙撕淋和腐西撕光顾。接受合理且友善的批评指正,拒绝蓄意挑衅,语气如我祖宗的话和对我cp的挑衅。
随机出没,小概率填坑,如果能捕捉到我,恭喜你可以和我交♂朋♂友了

犊中记 09

蔺晨做人十分有骨气,他既然已经开口应诺,决然不会随手敷衍,须知琅琊阁的生意天下闻名,岂是靠他摇摇扇子,摆个花架子,再加上那被世人吹捧的有如闲云逸鹤的爹能撑得起来的么?

故此,虽然先是被赤焰军少帅气个半死,再是隐约参透了随林殊上山的“七哥”的身份,蔺晨也不过思绪转上一转,再不去管这些旁支杂念,随口吩咐了侍从须得小心对待二位贵客,便自去处理事务,不与二人同处。

得了少阁主的命令,琅琊阁自也尽心非常,林殊难得能和萧景琰出金陵独处一处,便循着前生记忆,拉着他到处游玩,不亦乐乎,不过几天,萧景琰便已和出金陵时大不相同。

金陵烂熳,然而父亲的冷待和朝堂绵延进宫闱的不安让七皇子不安已久,难得来到世外仙...

犊中记 08

过了料峭春寒,春意最浓的时节绿洒大地,琅琊山自山脚绵延开盛丽如锦的花木,点染琅琊山如花炬遥遥擎天。

琅琊山顶刚刚送走一支成年游荡海上的海客,此时正是恢复了清闲的时日,上到少阁主下到杂役,均是带上几分春日的慵容,闲逸不已。

偏偏却在这硬是偷得浮生闲的时刻,来了两位贵客。

“少帅过誉。”好容易耐下性子装作很是儒雅风流的蔺晨终于憋不住破功,皮笑肉不笑的合上折扇,指着林殊怒道:“民不与官争,这次算我蔺晨栽了,下次我一定掏空你的私库。我琅琊阁从不吃亏。”

林殊一脸无辜,看着蔺晨:“那我可跟少阁主说定了?半月之内,少阁主定为我查清此次春猎时圣人被刺的主谋。”仿佛看蔺晨气的还不够,林殊打蛇随棍上,加...

犊中记 07

祁王恭敬的垂首,从他的脸上能轻松地看出自责和担忧,然而翻滚的情绪犹如沸水掩埋在厚厚的冰层下,不可捕捉。

他的心中闪过无数年头,从父皇莫名的息事宁人一样的处理方式、到命令百官妃嫔和皇子前来见驾,事情开始向无法捉摸的地步发展,若说父皇只是为了亲自观察谁是暗中伺服的毒蛇,万万不必要把这件事的后续扩大到如此地步,如今自己也在驾前,这些事自己亦能代劳,父皇只需稳居幕后、坐观成效,为什么父皇非要亲自处理?这样处理的意义又何在?

他不自觉的用眼风扫过小殊,眼中蒙上一层阴翳——

倘使小殊说的是真的——

那么,他、母妃、甚至是整个朝堂,都必会迎来一场狂风。


萧选莫名的将所有伴驾的人都传...

犊中记 06

林殊低下头去,恭敬地双手合拢在袖中,对着榻上歪歪斜倚的皇帝行礼。

一旁的萧景琰早已迫不及待的行礼,飞快的跑上去,想要看看父皇伤的重不重、伤在了哪里、为什么受伤,却被侍立一旁的萧景禹猛然的抬头瞪了回去。

林殊不动声色的拉住还想蹭上去的萧景琰,退了半步,落落大方的抬起头,已经是一副有些好奇,更多是担心的面色。他看着那个因为受伤而胸中满是怒火和惊恐的人,前者源于他那颗早已被权利和帝王之位侵蚀的心,后者则是那个从夺位走上帝位就不曾抹去的过去的阴影。

萧选倚在榻上,眼光比平常更尖利更锋锐,他几乎是钉着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看,太医、臣子、每一个曾经在他的怀中撒娇撒痴巧笑倩兮的妃嫔、甚至是他曾经宠爱的孩...

犊中记 05

要怎样对自己的父帅挑明?那个对自己的家族悄悄伸出狰狞利爪的人,也是自己父亲曾一心追随的主君,是他妻子的兄长,是娶了他妹妹的人。

千丝万缕,难以决断。

梦中惊起,他也会质问自己,那个曾经爱宠的抱起自己,小心的捏着自己的脸颊,被他唤作舅舅的帝王,一袭玄衣曾揽尽朝阳的生机,懵懂记忆中自己也曾在那玄黑的衣摆上撒娇。然而不知何时,那种温度褪去了,没有那种温暖,玄黑如铁如冰。是天子与凡臣的距离,遥远而陌生。

是为了什么呢?偶然自己的逾制?还是父亲的飞扬意气?不论是什么触动了皇帝心中最最禁忌的底线,让他终于无法克制的怀疑起曾经亲密无间的亲人,那个帝王总不该以千万赤焰的姓名作为奉献的生祭。

林殊看着镜...

犊中记 番外 纵沧海桑田

各位朋友你们好,我是失踪了很久(但其实却在默默地偷窥的)lo主

经历了连挂两科、心情低落于是跑去看火影新剧场版结果爬回被伤透了心的佐鸣坑后我一直没有滚回来往坑里填土。

将之前答应的番外放出,也是为了给还愿意看这篇同人的朋友们定个心。犊中记一定会填完,请各位拭目以待吧。

多说无益,奉上番外。

鞠躬。


  山风徐来。

  这里是一处风景秀丽的山峦,虽然山势不高不低,却沿着山脚铺陈开四季的绚烂图景,既有佳木秀草,亦不乏一些居于京中难见的花卉,此时正是夏日暑热刚刚才消退些的时节,草木清香旖旎,日光熹微,...

犊中记 番外 完结之后,保证是甜

   不耐烦听老太医唠唠叨叨的说教,向来与大夫这种人不大和睦的林殊打帘进帐,看向坐在药炉旁看着火候的蔺晨,忍了又忍才问道:“他……”

  “闭嘴。”蔺晨斩钉截铁的堵住了他,扇了扇扇子,揭开盖子看看,开始向外盛药,他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恼火,林殊沉默了半响,感激的说:“多谢。”

   蔺晨摆摆手:“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俩在这么折腾下去,活生生演一出殉情给我看。”

   林殊握着佩剑的手紧了紧,目光转向药炉下微微透出的一点火光,那火焰本是鲜艳的橙红色,炽热温暖,给人压抑的久了,便变了颜...

犊中记 04

自那以后,梅长苏便万念俱灰,整日只在景琰最喜独处的书房中呆呆坐着,许是感念叔父多年教导抚育,新登基的庭生命令宫人仍日日洒扫燃香,有时他自浑噩中醒转一时,嗅见房中缭绕梅花清气,见几上横着几卷书,一枝笔,恍惚似乎是景琰还在的时候,有时抬首看见窗外花树缤纷,于是难得脸上带了几许笑意,起身推开那些琐碎不断的国事,置笔走去折一枝花朵,吩咐宫人放在这里那里,给杳杳宫墙添了几许明亮之色。

萧景琰可能不是个好风雅之人,学不来乘兴而来踏月歌归,也学不会集花啜露,然而皇长兄那芝兰之态,大雅之姿,却也深深印在了他的心中,令他不自觉描摹学习,更何况,他本身便已是皇家贵胄,折花于他而言,更像是一分慰藉。

看着皇帝心...

犊中记 03

第三章

春猎围场中多有野兽,故而接近帷帐的地方早已没有高木嘉荫,只有偏偏矮丛,星星野卉,若是纵马驰骋,风抚衣裳草略马蹄,也是别有野趣。

林殊自己骑马奔驰了一会儿,就见祁王殿下不紧不慢骑了匹红马过来,那马鞍点金嵌玉,名贵异常。林殊一见他来,便笑道:“表兄怎么骑了这样的马?”

萧景禹不免自己也觉好笑,摇头道:“我方才用完午膳,听见你来,便出来了,骑了母妃的备马。这马儿一向不敢快跑,我哪儿敢催它?”

林殊笑道:“左右我这时过去景琰也不会理我,倒连累表兄和我干等。不如表兄和我跑上一回?”

萧景禹大笑:“不必比了,我已经输了。”

林殊却不同意:“表兄,就试一试何妨?”

萧景禹无奈:“罢了,...

犊中记 02

林殊没有回答他的要求,只是笑眼微弯的看着萧景琰吃碟中的榛子酥。七皇子殿下被他看的颇不好意思,转头也看着他。

林殊依旧含笑看着他,不知为何,萧景琰的脸又有些红了,林殊那张原来总是神采飞扬的脸笑意更深了几分,向萧景琰这里又凑近了几分。

一时间,两人都静静的。

萧景琰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小殊,你的脸也好红。”

林殊也忽然泄了口气般移去了脸上高深莫测的笑容,重新换做张扬意气的爽朗笑容,意有所指的抬指一点自己的唇角,起身而去。

萧景琰立时拧了眉,只觉得春日的帷帐是这样闷热,烧的他脸颊一直难以熄去热火。

方才在那树下,他正抬首专注数那一树花朵,灿烂日光透过层叠枝杈,漏的点点碎金,晃花了...

© 有月不来过夜半 | Powered by LOFTER